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看 点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作者:年会嘉宾来源:我有嘉宾 日期:2016年10月24日 16:51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10月18日,我有嘉宾首届年度峰会。吴声说,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IP或正在演化为一种最重要的商业生存方式,或将成为新经济生存强弱的分水岭。大咖们在此陈述精彩的IP故事,一场IP超级视听盛宴拉开序幕。

 

IP,与时间更有强相关性

 

吴声:刚才吴婷在讲,下面的一个环节是与时间的关系,并不那么有直接联系的文娱产业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我不知道今天,吴婷的美丽是不是岁月的厚积薄发,但是我相信,当我们在谈论IP的时候,我们一定在谈论一个与时间的朋友更有强相关性的东西。

 

我们先来看一看我们台上的4位嘉宾。当他们自己是愿意站着还是坐着的时候,并不代表着IP对他们的要求,而是在说,IP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他真的就是一个文娱产业的表达吗?或者为什么我们台上4位,貌似看上去充满了违和感的IP,他们今天却能够聚集一堂?我们先请4位嘉宾,简单的介绍一下,你和IP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首先有请老IP DoNews王乐。

 

谈谈你和IP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王乐:还有人称之为老IP呢,这比较少有。其实我跟这几个字都没关系,首先是不老,然后既不是I也不是P,更不是屁。作为中国互联网产业,DoNews是一个老兵,在这个行业中有16年历史。这16年以来,我们和中国的互联网同行,用与巨人同行,见证了无数IP的崛起。这里边就不说BAT了,不用说吴声兄弟了,各位你们都是IP,所以在见证各位IP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也深受感动和鼓舞,我们也希望自己成为一个IP。我们还在这条路上奔驰着,希望自己或者是个I或者是个P。

 

吴声:所以王乐先生他是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活化石。他的丰富性是IP的一个注脚。今年多牛传媒在新三板已经挂牌。王乐成功的定义了一个具有丰富属性的互联网的媒体,他是如何能够真正意义上成为大数据时代的涅槃和新生。这告诉我们IP并不代表是高峰还是低谷,不代表是爆发还是沉寂,重要的是他能够有足够的粘性去影响一个时代,打动这个时代的用户这是一个同行者。感谢王乐先生,请就坐。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吴声:下面我们有请的是天空之城影业的创始人和董事长、《大圣归来》、《喜马拉雅天梯》的出品人路伟先生,您和IP是什么关系。

 

路伟:我觉得IP可以拆出两个字,I 和P。而我们更愿意的是做一个IP的发现者,如果IP是版权、是知识产权、是品牌的话。从2001年我大学毕业开始到现在,基本上看到了中国动画这个影视行业,三维影视行业的全路程了。里面也看到了很多坑。原来没有IP的概念,原来只有说做个项目、做一个这样那样的一个故事。这十五六年下来也看了很多事情,但是现在呢,我们愿意变成一个IP的发现者,也是创作者,最好未来也是个价值分享者。

 

吴声:感谢路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在介绍路伟的时候,我特别提到的不是他的《大圣归来》,而是《喜马拉雅天梯》。在今天中午休息室里面,我跟路伟也提到,我特别欣赏《喜马拉雅天梯》以用户为中心的一种运营能力,直接社群化的一种结果,去打造了一个非同一般的、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产品。在这一刻我们会发现,影视互联网的内容产品、用户经营和社群,它的边界被溶解了。从这个意义上,路伟这个发现者还没有等我要求他就坐,他就泰然安之若素,说明这种自信是有道理的。为什么是有道理的呢?且听谢涛先生。

 

谢涛:我自己本身是做广告出身,我对IP的理解可能是建立在早些年对品牌的理解之上,但是这两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提升,包括流量的变现,以及以前印象中那些自带流量一些好的IP的诞生,我对品牌和IP还是有一些疑问,想今天咨询吴声老师。谢谢。

 

吴声:他表现出像一个硅谷的投资人,那一脸萌逼的状态,只不过是想说明作为一个技术的驱动者,他对于IP和品牌的差异是不以为然的,感谢谢涛。

 

其实,我们都非常熟悉金融八卦女,一个经常打造“10万+”爆文的出品者。为什么它能够以蝙蝠的姿态在金融和八卦里面游刃有余?我们非常清晰的能够理解,这样一个有极强的引爆能力的微信公众号在今天之所以能够被定义为IP,我相信,我们的苏溪女士一定有话要说。

 

苏溪:金融八卦女5年前在微博上就开始活跃了,5年前没有IP这一个说法。突然这两年大家都在谈IP,有一天有一个人跟我说,其实金融八卦女也是一个IP。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尤其是在这个自媒体、新媒体的时代,我们现在所说的这个IP它一定是一个比较个性化、人格化、有态度、有温度的形象。金融八卦女它区别于其他传统的那些媒体或者自媒体,能够游走于这个金融和八卦之间,其实就在于它是比较人格化的一个形象。当然了,我自己真正理解的IP,真正很有价值的IP,我们离那个距离还很远。今天也是来学习,希望我们能朝的那个方向走。

 

吴声:其实苏溪女士告诉我们:叫不叫IP不重要。就像我们今天在讲张大奕,她到底是《瑞丽》的模特?是微博的大V?还是现在淘宝的超级网红?它不重要,只是一个结果。我们谈到金融八卦女,我们会想起前不久在爱奇艺非常热播的网剧叫《余罪》。我们对这个《余罪》的定义就和金融八卦女的定义一样。金融是一本正紧的,但是八卦是胡说八道的。我们非常感谢胡说八道的一本正经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IP和品牌到底是什么关系?

 

吴声:下面我们进入我们今天第一个问题的环节。刚才有两位的嘉宾都提到了IP和品牌貌合神离,IP和品牌貌似是一个难以讲清楚的一种关系,那么这样一种欲拒还迎的纠结里面,IP和品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差异、异同、分歧?我们听听4位嘉宾的观点,先请频频点头的DoNewsCEO王乐先生。

 

王乐:在这个这么多IP专家面前,回答这个问题这个是压力山大的一个事情。我要爆个料,我们这个嘉宾群里刚才有人已经崩溃了,但不是我。因为回答吴声老师的问题有两个痛点。第一个痛点,首先理解这个题干。这让我想起高考时的一个专业术语叫题干。首先想要理解吴声老师问题的意思和精要,就是灵魂很难。经过我刚才说这个运算平台的运算以后,我大致得出了一个我的结论,回答的不正确的地方,还请各位老师批评指正。其实我很长时间认为:IP的目标就是在塑造品牌,品牌是IP构建的一个终极目标。IP希望成为一个品牌,但是并不是所有IP都成为品牌,可能品牌是IP的一个高级的状态,这是我的结论。但是IP本身就已经具有品牌的属性了。IP到了最后的一个阶段巅峰阶段可能就是品牌,这是我的个人观点感。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吴声:感谢王乐。王乐认为品牌是IP的高阶的属性,IP自带品牌属性。品牌和IP的一种关系其实是一个相互促进,又不断能够形成子集、并集、交集的关系。在4个月前,同道大叔在深圳一个新物种实验沙龙里面他说:我理解超级IP有机会成为超级品牌,超级品牌一定是超级IP,但是超级IP可不一定是超级品牌。在这样一个绕口令的表达里面,我能感觉到王乐和我有同样的执念,就是在于我们总认为品牌它代表着一个更长的一种生命周期。那么IP难道不是具备这样一个超强生命周期的管理属性和能力嘛?路伟怎么看?

 

路伟:IP这个事情,我原来很不看好。在去年的时候比较热,从去年的北京电节开始,到后来一下子半年时间内变成资本追逐的热点。但自从我看了这吴声老师的《超级IP》这本书之后,我发现我对IP认识错了。IP和品牌他们两个其实是一家的。如果他是一个超级IP我们怎么来判断?我是觉得如果是个超级IP,它应该有很长的时间的长度,有很大的受众的覆盖度,同时它有一个比较好的朴实价值观,然后他可能还有一个再创作的空间,这些东西如果都做到了,它又是超级IP,那它就是一个很长久的品牌。所以自从我看了你的书,我对IP的认识完全提升了。再看电影,就是另外一种电影了。谢谢吴老师。

 

吴声:所以我们说互联网手机不是手机、互联网电影不是电影、特斯拉不是汽车、科大讯飞不是人工智能,是超维的人工智能。刚才其实路伟兄特别提到了一个跟王乐兄非常有相关联的观点,就在于他认为:IP内容属性可能会引发一个不一样的就是品牌的表现。所以在这个时间点里面我们再谈IP的确是与这个时代的连接方式、与这个时代的用户的习惯和生活形态技术革命是息息相关的。那么在这种息息相关里面,华谊嘉信作为营销的大数据的专家,谢涛总在并购案子里面他曾经反复地提及:我们关注的是,能不能找到形成可持续的用户经营和数据运营能力的一个标的,我并不在意他是不是传统意义的IP。此话何来?

 

谢涛:这个我分两部分讲。第一部分,包括刚才上台之前我也请教吴声老师,就是我能不能把品牌和IP这件事拿出来跟大家一起分享。我是做了十多年营销的人,但这几年做投资。特别早些年做营销的时候,我想在坐诸位如果年龄稍长一点的话,大家都应该知道,广告公司都会拿可口可乐这个案例来跟你分享。说这个品牌如何如何牛逼、如何如何能够拥有多少的市场份额,但是从去年开始这个IP在市场上特别热,特别在一级市场的拿货价格特别高,然后就是让人对它未来有非常大的预期。所以这个时候我也思考一个问题就是IP的本身和品牌的本身它有个截然不同的东西。我还是拿可口可乐来做比喻,可口可乐它可能是一个市场份额的城池,但是假设可口可乐它是一个非饮料的IP,它有可能就不一样。它有可能是一件衣服、它有可能是一个食品、它有可能是一台车。所以说我觉得像路伟刚才说的一样,IP的价值观和他的灵魂属性可能会高于品牌的那个维度,要更大一些。这是我的一个认知。

 

从自己上市公司这个角度来讲,目前在市场上看到的一些IP的资产,坦白的说,第一比较贵,第二变现能力非常差,90%以上的都很差。这个也是理解的。在过往的几年里边,这个IP市场不管是你拿一本小说、还是拿过去的一个故事、想去改编一个动画,当然路伟这个《《大圣归来》》做得非常非常成功,也是应了80后90后的审美特制做的,确实非常优质。但是特别多创业者本身想在短期的这一两年内把IP资本化变现,变成一个具体有价值的,特别是对上市公司来讲有利润的,能装到上市公司资产里当做一个持续打造的东西,就非常非常的少。那还有一些呢,就是目前A股也有几家上市公司,它可能会在一些栏目组栏目剧里做。比如说《爸爸去哪儿》就是从栏目剧的IP烧起来的一个经典案例。但是它的持续性,我觉得这个栏目剧的持续性可能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在考验的这个团队的这个持续创造能力,所以说这个就是我对IP的理解可能要大于品牌,这是我的一些想法。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愿意被称为是IP还是品牌?

 

吴声: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到,到了这一步,一个非常有趣的共同点和一个非常有趣的分歧出现了。共同点就是在于我们都能够去理解,基于内容的一种表达,基于IP不能急功近利,基于IP应该有更强的一种价值观的输出,这是一个非常深刻的共识。然后分歧也出现了,IP大于品牌或者说IP小于品牌,品牌是IP的愿景或者说IP能够更好的去cover这个品牌。

 

在刚才谢涛总的表达里面,它会认为可口可乐的歌词瓶,它可能是IP;可口可乐非饮料般的一种属性,无论是文化衫、T恤这种衍伸,它可能是IP。那么这样一个分歧是不是证明了IP和品牌在构建的方法和路径上是不一样的呢?假如我们今天要问金融八卦女的苏溪女士,您到底更愿意被称为是IP还是称为是品牌,她会出何种选择和抉择呢?

 

苏溪:我觉得还是IP。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希望是一个超级大IP。因为我认为一个超级大IP,它一定是符合,它能够跨越时间,在这个大IP之下我可能会孵化很多个品牌。基于这个IP本身这个影响力之下,我可以孵化很多品牌。然后同时我觉得IP可能最核心的一点就在于,它如果能够跨越时间、跨越文化、跨越地域能够流传开来。就像美国的迪士尼。它一定是有一个深层的核心的价值观,能够让大家所认可。这个价值观认可之上,我认为是可以去塑造不同类型的品牌的。就像迪士尼,它可能会有主题公园、它有电影、还有各种其他的衍生品。但每一个衍生品其实就是一个品牌,所以我认为超级大IP是能囊括很多很多品牌的。

 

吴声:路伟有话要说。

 

路伟:说到电影了,我想再补充一下。品牌和IP的理解在电影里边我是这么看的。每一个电影。它其实都是一个IP。按照目前中国电影市场对于IP的定义来讲,但是每个电影并不一定是品牌电影。品牌电影在好莱坞它有一个专有名词叫:Brand film,那就是一个是系列电影,它是组建一个品牌,有足够长时间长度的。

 

吴声:是《星际迷航》还是《谍影重重》

 

路伟:对,没错没错,包括现在的《复仇者联盟》《美国队长三》。他这是品牌电影。但是呢,我们讲只要是现在在中国,是个电影都是IP,是个故事都是IP。我觉得IP和品牌还有点不太一样。

 

吴声:我们能感觉到苏溪女士的超级IP的梦想是星辰大海,她会孵化出无数的品牌。我们看到的是何种类型的金融八卦的一种品牌,也希望她在各种业态上能够有所表现。

 

从刚才四位嘉宾的发言里面,我们能清晰的感受到两种不同的路径。这种路径里面,一种人是基于微信公众号和今天的社交网络所形成的一个内容的表达能力,他们的观点没有包袱。但是另外一种,他们可能会认为,也许真正的一种品牌化,才是一种平台化的一种终极生态的理想。在这一点上,我觉得DoNews他成功了,但是他仍然可以说,DoNews即便是历经了如此长的周期,它依然是一个刚刚开始去孵化的IP。那么相爱必然相杀,我们进一步的问题是在于DoNews成就于PC微时;金融八卦女崛起于微信和微博的社交网络;我们感受到路伟依然对大荧幕念念不忘;我们更能理解在谢涛的表达里面,对于品牌本身的一种定义,IP形成了完整的一种消灭你,但与你无关的一种姿态。那么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差异呢?是因为计算的平台、孵化的平台、成就的一种平台不一样了。所以我们第二个问题是在于,如果我们要看到更多的超级IP有可能在台上的4位嘉宾里面诞生,你愿意是什么样的平台能够成就您的超级IP的梦想?金融八卦女。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选择什么样的平台成就超级IP梦想?

 

苏溪:就是。什么样的平台?

 

吴声:科大讯飞的刘庆峰董事长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你,难道不是人工智能吗?

 

苏溪:对,人工智能等等。就是既有社交,又科技,然后还有内容的地方。

 

吴声:既有社交,又有科技,然后还有内容的地方建议大家去刷一部全新的美剧叫做HBO的《西部世界》。金融八卦女一定会非常的重口味,然后她像她们CEO一样小清新地坐在这里。谢涛,您怎么看?下一代的IP孵化平台,或者是内容平台,还是计算平台?

 

谢涛:我觉得那个,八卦女已经说得非常那个到位了。就是唯一欠缺的就是钱。要有钱,这个平台上一定要有钱,要有强大的资金作支持。因为我可以拿八卦女这个案例跟大家分享一下。其实4年前我就认识八卦女的创始人,大家那会还没玩微信她是微博。

 

吴声:我们性感的话题,总是被这样大数据男带入现实的骨感啊,我们要对它抱以歧视。但是我们不得不掌声鼓励他继续。

 

谢涛:我就是想说他这个早些年的联合创始人。我记得那会儿就是见到他的时候,真的是一个让大跌眼镜的创始人。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一个朋友介绍,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朋友介绍,他们是大学同学。跟我们一块吃饭,他说:谢总,你在广告公司做事,我这边做一些微博代理的业务,能不能给我导一些流量?一些客户?但是整个一顿饭吃下来,他那个老板没看我一眼,当时呢我就觉得这个人是做广告的吗?因为我自己做了十多年广告,我觉得他这完全是一个科学家在做广告?

 

吴声:非常恭喜你,美剧广告狂人的时代,进一步的在今天到来了。

 

谢涛:就那样呢一个科学家创业者。但他这些年来呢,在微博营销以后,一直在坚持做,打造出今天的这个八卦女。我相信中间一定有很多坎坷,一直到他们今年APP上线,我看到的时候让我惊艳了。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一定需要很多很多的钱。特别对于年轻人来讲,在这个一线城市来讲,必须要有钱。

 

吴声:你现在主要任务就是投资是吧?

 

苏溪:我们现在还缺钱,要不给我们点钱。

 

吴声:欢迎我们在座的两位完成一次超级的私房连接。路伟兄,您怎么看下一代,基于的一个IP孵化的内容、计算或者是社交网络的平台。您看好是什么?

 

路伟:刚才其实他们两个说的特别好,加在一起就是说:你肯定要有社交,要有钱。如果只有钱不行,中国人民银行很有钱,但是很难做IP,对吧。所以我觉得再把科技加上。就是有社交属性的内容的创作和社交平台。把社交再说一下,一定是人和内容之间有很更大的勾连。这种平台现在在国内还不是那么多。就基于社交属性建立起来内容的分发和创作平台。

 

吴声:微信?小程序?

 

路伟:微信现在变成个工作平台了吧。

 

吴声:今日头条?UC头条?

 

路伟:反正他们都没有投我,我也不了解他们。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吴声:但是您的答案很肯定,一定是更好的去连接人和内容,一定是能够有更强的社交属性的、用户参与的一种互联网的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落脚点是内容,但是它必然是以人为中心,一定是新的连接技术。

 

路伟:以人为核心的,人和人之间的社交,人和人之间的创建方式。但是一定有主题。我觉得这个是可以说是“老饭新炒”。譬如说《山海经》、譬如说《风神》、譬如说咱们的《西厢记》、《东周列国传》太多太多东西了。但是需要一个新的平台。

 

吴声:即便说《封神传奇》这么烂,我们依然还相信,基于《风神》还有伟大的这种IP的演绎正在等待着我们。

 

路伟:那是中国神话的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转折点。

 

吴声:所以您关注的点是内容,而不在于技术在何种时代的一种净化本身吗?

 

路伟:技术对内容是一个特别好的帮助。没有技术的支撑,我觉得这个内容还可能回归到了原来的创作方式。所以说现在新的内容的创作、发行和互动平台,直到今天我都没有看到一个特别好的。因为现在的很多平台还是流量模式,还有原来的web模式。

 

吴声:就是分发本身就是内容,技术何种类型的选择本身,他就内容的一部分。作为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倒了的DoNews,见惯了BAT的这样飞速的成长、也见到了太多的创业者的兴衰。假如我们回到原点来看DoNews子下一步的选择,我们会选择何种利益的平台?除了我们自己本身是一个孵化平台以外。

 

王乐:我刚才松了口气。为什么松了口气呢?幸亏吴声老师的嘉宾里边,作IT互联网的不是特别多。否则我现在肯定没话可讲了。其实为什么有IP,为什么有品牌呢?本质上有人追捧,有大量的粉丝。像吴声老师有无数多的粉丝。一出书,哗哗无数人买,一下就100万出去了,比较厉害。所以回到本质呢,无论是品牌还是IP的背后是追捧,追捧后面是人是流量。所以我认为品牌IP,能塑造和孕育他的地方,一定是有流量的地方、有人气的地方。不管这个流量是多还是少,这个人数是高端还是低端、是关注什么领域,只要他是有流量的平台,那么他就有机会孕育和产生这种现象级的东西。放眼今天的这个互联网的流量平台,我们已经走过了PC时代、移动时代,下一步有可能是人工智能的这个巨大的时代。在这个新的时代、传感器的时代、人工智能的这么一个时代里面。流量整体的平台来看了,它一定是去中心化的、分散化的、碎片化的趋势。但是每一个碎片化,每个类型里面它有高度的统一,跟垄断的这个这个局面。比如今天的PC,今天移动,今天的互联网。其实移动平台上流量已经非常聚集了。腾讯一家掌握了将近45%左右的流量,阿里大约有30%的流量,百度差一点不到20%。BAT占了90%的流量。所以今天我们的这个内容创业者,想塑造IP的话,恐怕比我们当年要挑战更多。他一定要建立起综合运用流量的这个能力。可能未来,任何单一平台,它要有更多的统合能力,要能在各个碎片平台上进行最大程度地吸纳流量。这样呢,可能才更具有能量。所以说一千道一万,IP流量本质是流量。有流量的地方就有IP。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吴声:王乐兄在总结BAT,为什么基于移动互联时代的流量也已经进入了一个平缓期和收割期的一种表述是非常准确的。的确,它并不关心内容,他关心的就是在于谁是入口?谁是真正的新的流量的策源地?某种意义上有人、有用户、有流量的地方它必然会产生各种适配式的内容,也必然会形成基于IP和品牌式的一种表达。

 

那么,这就涉及到我们的第三个问题。我们认为IP是自带流量的,未来的产品,如果它不能够自带流量,如果他不能够自带势能,那么也就意味着,在BAT已经形成移动互联流量集中收割的状态下,流量成本越来越高昂的今天,我们期待IOT、AI、VR、AR形成快速的新流量的贡献,那是非常不现实的。从这个意义上我们提问的是:IP自带流量的概率和机会,您认为现在还是一个春天吗?还是从王乐先生开始。

 

IP自带流量的概率和机会,您认为现在还是一个春天吗?

 

王乐:这个IP自带流量这个问题,有点像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之所以称之为IP,它一定是自带流量的。我们其实在做传媒数据的工作,我分享一个案例。前不久我们在几个直播平台上为一个客户联想,进行了一项内容工作。当然他有很多维度,其中一个维度就是在他的这个发布会现场,我们搭建了一个环境。关于发布会是请网红主持人还是真正的明星之间进行了一次讨论。最后大家崩溃了,因为有一个网红,名不见经传,她要求来回头等舱,五星酒店,还报了一个费用。多少钱这是个秘密。但我觉得可能跟吴总这样这样级别,都搞不好有点看齐。所以我很愤慨,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呢。结果她说了一句话我们大家都蔫了,没话说了。她说如果不能保证200万同时在线,我不要钱。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看客户。最终决定,就他了。所以说IP它和流量是不可分的。之所以称它是IP或者是品牌,一定是有流量的,没有流量那你说是什么IP呢?所以这个问题没什么可说了,所以结论有IP的一定有流量,必然的。

 

吴声:王乐兄的意思就是说IP必然是自带流量的。但是他可能还需要更好的路由器去放大它,需要更好的杠杆能力去让它形成新的一种平台化的价值。我们能理解papi酱崛起于秒拍,如果不是通过B站、优酷、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形成快速的全网分发,她也没有能够真正的去形成IP化、去超越艾克里里和穆雅斓了。非常感谢王乐兄非常精彩的分享。

 

吴声:其实我非常关心路伟的事在于《喜马拉雅天梯》最后票房与《大圣归来》的票房确实不是一个数量级。但是,您怎么看《大圣归来》作为一个IP化的运营和《喜马拉雅天梯》作为一个IP化的运营,此中的利弊基于您的这样一种感受?

 

路伟:这个问题有点难,有点尖锐。这个问题咱们回到电影的层面上来说,因为我们电影公司还没有进行融资,但是有一些投资的朋友,经常约着一起喝酒。

 

吴声:现在下面坐着一堆的投资大佬,今天是手快有手慢无。

 

陆伟:然后约着一起喝酒的时候就问,说你们的电影未来怎么规划,你怎么把票房卖得更高?因为我完全理解投资人,我的就有一个很简单的观点,首先是我觉得产品本身要做对。第二是一个能够卖出高的商业片,一定是能够打动三线城市的电影观众的。如果只能打动一线二线的电影观众,票房一般来讲卖到五至六个亿就收住了,很难往上走,如果是能打动三线电影的观众,基本上是从七亿开始往外就有弹性了。因为三线电影观众特别好的一点是,他往一二线能够接得住,四五线能够辐射,所以你看很多卖的好的片子,一般来讲从第四天到第五天,他的后发力量会越来越长久,所以这是一个特别。所以我们在跟投资人聊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哪个电影能卖的好,但是我知道,如果他是一个商业片,想卖高票房,那这个电影的IP品牌,是要能够让三线城市的观众能够理解到、能抓住、接的住的。在《喜马拉雅天梯》和《大圣归来》中,他们两个电影虽然都用了众筹的模式,我认为《喜马拉雅天梯》它更成功一些,从众筹的层面上来讲,因为它打动了一批,我们称为是有点冷淡性的观众,这些人是高知人群、高收入人群,平时这类很多人是不进电影院的。虽然它是文艺片中最冷的一个类型——记录电影,却能获得一千两三百万的票房。

 

吴声:它的豆瓣网的评分都非常高。

 

路伟:对,我觉得能获得一个这么高的票房,应该就是说,你把这个电影要拆解开,拆解到让他们看得到,听得到。包括各大名校的商学院,也包括当时我们长江商学院给的很多支持。所以我觉得找对我们的核心受众,把这个产品告诉他,让他明白清晰,然后他们才参与进来。

 

吴声:所以你根本不在意,他是不是一个成功的IP运营,在意的是以什么样的,以用户为中心的互联网产品的生产、研发、分发和真正意义上的经营。从这个意义上,您足够的手艺人精神和去理解这个时代的互联网电影产品,本身已经作为一个什么IP的先行者迈开了重要的一大步,但是我一直在倾听你一个最重要的关键词,大数据,但是却并没有。大数据真的是那么重要嘛?谢涛您怎么看?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大数据与IP的关系?

 

谢涛:我觉得,大数据非常重要。

 

吴声:你在刚才路总讲他们做《喜马拉雅天梯》和《大圣归来》时,你有没有感受到他的这种数据化的经营思维和逻辑?

 

谢涛:能感受得到,必须要用这些东西,这是现在做营销的先决条件。

 

吴声:所以你这么深刻而严峻的频频点头,是在告诉我们,所有的IP从业者,首先必须是一个大数据的研发平台。

 

谢涛:我怎么讲,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刚才大家在聊天的时候,讨论的一个IP应该是自带流量。我个人觉得,自带流量或者说有流量背书的,或者一个古老的品牌,或者有古老的IP,具有流量背书,我觉得可能不够,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个IP肯定会泛滥的,一定会泛滥。就好比去年,因为资本热催生出一些不太成熟的工业化产品,其实很丑,坦白来说真的很丑。那么我个人觉得是,因为我读过你的书,在那个熊本熊案例的逆势营销上,我找到了一些就是对于IP的一些看法。就是为什么说中国,这两天大家玩微信的时候看到一个“蓝瘦、香菇”,那为什么不能诞生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类似公仔或是什么样的这个东西。可能在我们这个IP从业人员,这个热点营销的研发上,可能功夫没有下够。所以说这个东西呢,就是再返回到我们刚才这个话题IP。那么这个IP的场景下面能诞生什么样的,有创意的东西,可能需要我们IP人员重新去给它定义,重新给它去深挖去打磨。

 

吴声:“蓝瘦香菇”是不是一个IP?

 

谢涛:我觉得他就是一个IP,如果你要是能够给打磨出一个绝对精致,绝对逗逼或者绝对什么样的东西的话,它一定是IP。熊本熊那个东西大家应该都知道,那个熊真的不太好看,大家都在逆势的营销下,一下就成功了。

 

吴声:那个喜欢和熊本熊合影的薛之谦是不是个IP?

 

谢涛:不见得,我个人觉得不见得是。

 

吴声:但是我清晰地听到了,我旁边的苏溪老师,微小而坚定的说是。为什么是呢?

 

苏溪:我喜欢他吧。我自己认为每一个大明星他就是一个IP吧。然后基于明星他自己的一个个性特征,其实是可以去开发一系列的产品品牌的。还是回到我刚才说的那个话题,前段时间我有跟佟大为的经纪人聊,他们现在希望把佟大为本身打造成一个大的IP,然后基于这个IP的话会做一系列的品牌,比如说佟大食堂。他可能会做一些美食、食品类的一些品牌,或者是一些节目等等。所以我觉得明星他本身就是一个大IP。

 

吴声:苏溪老师虽然没有直接回答我们的问题,她却准确地道尽这个泛IP时代的现实,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的生存都是IP化生存,也应证了刚才王乐兄所提到的,当我们在谈论所谓的IP的时候,叫不叫IP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尊重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和商业基本的逻辑。

 

所以大家会发现,我们刚才台上的4位嘉宾从不同的角度,他们认为IP和品牌的差异化尽管有分歧,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去理解和触达用户,他们也提到了IP必须是真正以内容为落脚点,但是确是以用户为中心,全新的一种数据能力和计算能力,所形成的一种运营机制、开发机制和商业的模型。他们更愿意把自己所从事的一种产业,定义为自带流量。但这种流量,却并不是让我们沾沾自喜,因为我们要借助更加高维的势能平台,去完成我们的一种内容的分发和流量的一种杠杆的效应。

 

我想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并没有讨论到大家希望听到的《湄公河行动》算不算IP呢?《爵迹》是IP为何票房不是特别尽如人意呢?《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是不是一个强势IP呢?因为我们并不是在谈论泛文娱和泛娱乐,我们在谈论,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正视的一个非常残酷和残忍的话题。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谢谢4位嘉宾。感谢,谢谢!!!

我有嘉宾 · 在这个时代要么你成为IP,要么立刻去死!

 

 

所属类别: 看 点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合作支持     加入我们      意见反馈      免责声明                    ©2016 嘉宾传媒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860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