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看 点 >> 【创始人日记】创业的累点

【创始人日记】创业的累点

作者:吴婷来源:我有嘉宾 日期:2016年11月5日 19:19

其实这是我有嘉宾出品的第9篇《创始人日记》

2552字 | 阅读4分钟

团队开会讨论说要给我布置个作业,每周一篇原创,采访手记或者观点表达、人物观察什么的都行。换言之,公司该做PR了,这是一种表达方式。

我很为难啊,一周一篇怕是写不起。创业以后老公对我支持非常大,否则这么对他冷落下去,我早该危机四伏、地位不保了。我刚默默规定自己每周末必须雷打不动陪孩子,结果本周末就遭雷劈——出差,急匆匆要回京,航班还取消了。我很想延续以前的好习惯,跑步健身,可是每天回到家时都很疲倦,嗓子冒烟腿发软,只想放空脑袋补个觉,或者呆呆地看个美剧……总之对于我来说,如果不能保证有时间静下心来做思考沉淀,还不如不写。

团队有人强硬表态了:作为创始人你要把它当个事,你每天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记下来,就当成你的良心发现好了。

说话间,我已经开始思考自己眼前的困境:创业者为什么把自己搞这么累,终极原因在哪里?

一、对自己要求太高:远在梦想,近在细节。

不敢树立梦想的创业者成不了企业家。所谓企业家精神,无非是三敢:敢想,敢做,敢承担失败风险。“敢想”是想“10年后30年后我是谁,我在做什么事业”,而非“我下个月在干啥”,所以要基于见识和经验等积累而成的判断力,这是看不见的累。“敢做”是各种体力能量与时间容颜的消耗,是实实在在的累。“敢承担失败的风险”则是最恐怖的累,杀人于无形,却又是最性感的累,用挑战来刺激器官、调配战斗力。当然还有些来自于外部的系统性风险,如网信办之于直播平台的要求,地方交管之于网约车的管制。

梦想是鸦片,沉浸式吸食,伴随而来的损耗,你我浑然不觉。

创业,莫不是这个时代的鸦片。

说到企业家精神,不得不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埃隆·马斯克,疯狂的70后创业者,PayPal、SpaceX、Tesla、SolarCity四家公司的CEO,还是电影制作人兼死跑龙套的,这位把世界甩在身后的厉害哥我今后还会来写一写的,如果能采访到他,就更让人兴奋了。我好奇私底下的他累不累,他到底是不是人与芯片的结合物。对了,为了他我还要专门找时间讨论一下“专注到底是不是成功的先决条件”这件事。当然这个疯狂创新创造的冒险家是一朵奇葩,不要轻易模仿,否则后果自负。

不注重细节的创始人做不好品牌。

很多评价说马斯克是仅次于乔布斯的企业家,看来还是乔老爷子赢了。也许是他活着创业的年限久一点,成绩大一点,也许是老爷子的确缔造了一代极致注重细节的产品。在磨合无数细节的过程中,天知道他们经历了森么。

苹果更来迭去这么多年,商业模式具有巨大的可延展性。要说注重细节的一(苦)把(逼)好(民)手(工),生产内容这件事也是值得一提的。尤其做视频内容,就是成天在给自己下套。策、采、写、拍、编、剪、包,一个细节错了,作品就能给人留下笑柄。当年在电视台我们特别羡慕报社的,拍一张照片、拿一份通稿就可以回去发挥了。也特别羡慕电台的,一口人,备点素材,边想边说,手上操控一下调音台,一小时的空就能被填满,而视频的一小时,则要花费数十数百倍的财力人力物力精力。

细节是一种素养,细节是一种生活方式。谁都知道作为一个创始人,要关注战略和方向,要抓大放小,可是在细节里活久了,是很难自拔的。大家都说我有嘉宾年会办得超棒,在备战的两个月里我常常很想给我妈妈打个电话,问她是不是记错了我的生日,我应该是个处女座吧。

二、不进则退。跑得快是找死,跑得慢是等死。

哪位创业者敢说我们最近歇一歇吧,那一定个女创业者,生理周期到了。都在说“赛道”“车手”,可见创业的你追我赶之势。创业者为什么要融资?用股份换金钱,用金钱换时间。

不进则退可以反过来理解——最好的竞争环境不是一家独大,而是有一个两个竞争对手,互相攀比着挑逗着,不知不觉就都成熟了,不知不觉没准还结合了。滴滴花四年成为千亿级独角兽,军功章没有快的Uber的一份?没有易到神州的一份?今天滴滴国内一家独大,失去有力竞争对手之后,又焉知非祸?

三、没有终点的赛跑是可怕的,创业恰恰是这样。如果创业一定要有个终点,那无非是倒闭或抛弃。

我最近在读《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妄想家任正非带领华为走过了整整一个改革开放的周期,苦哈哈地攻下一个又一个城池,短暂的快乐之后又投入到下一场战斗(这本书略有吹捧之嫌,我看不下去了,请容我稍缓几天后再来写观后感)。华为终端首席战略官邵洋告诉我,华为品牌是第一个进入Interbrand Top100的中国大陆公司,同时还是榜上唯一B2B和B2C都全球领先的企业。

有种现象:能干的人,想干什么都能成。能干的企业同理。技术男转战消费,依然能有模有样地冲出来。

这么善于打胜仗的企业,最近还拿出击败苹果的姿态。可是他们的内心天天想的是倒闭,挂掉。因为,这是必然结果。

真是矛盾呐,又想活得久一点,又想死得慢一点。最后,站在未来回望今天,活得有价值可能是唯一路径。

扯远了。说回另一个结局:“抛弃”。

一下科技韩坤创立了全民直播平台一直播,还有秒拍和小咖秀,虽然新浪已是母公司一下科技的大股东,但韩坤为了自己所创始的这份梦想,他依然干得卖命干得爽。我问他“当年你创立的酷六让你全身而退财务自由了,你现在什么心态?”“卖掉孩子的感觉。有时候会想他,但也无所谓了。”

艾瑞咨询杨伟庆在创立公司没多久就将控制权卖掉了,自己变身高级打工仔,此后,职业经理人的那些故事便不断在公司上演。他在接受《我有嘉宾》采访时回想当年说,“我以为养了一头小猪,想养肥了宰掉,结果发现,养的是儿子。”后来的故事便是他又以几十倍的溢价买回了股份,继续当爹,操心卖命担风险,为了儿子怎么都行。

始乱终不弃,毕竟亲生儿。当年我怀孕时,所有过来人都告诉我,恭喜你要开始无期徒刑了,现在我也常会把这话送给身边的新晋妈妈们。

这场无期徒刑未必不是修行。不管是始于冲动还是决心,选择了生个孩子,就要面对下去。

四、花费了对“人生另一种可能”的沉没成本。

选择了创业,意味着同时牺牲了很多人生的可能性,比如我想研究研究做菜、我想旅行逛街、我想学一门小语种、我想做个编剧把我多舛而不羁的人生记录下来。我坐在行进的高铁上,我想看看窗外的田野,买一只德州扒鸡啃一啃,可是我却在埋头写同事给布置的作业。

那么创业者的累点,能不能从源头调整呢?

我想了一下。现阶段对我来说,放低远景目标、伺机而动,放松细节标准、有容错心态,做好时间管理、一切暂时的积极的休息、都是为了更久的战斗,抱个大腿适当退出、只为减轻压力,抓取些人生兴趣爱好、调剂大脑和身体……

那都是不可能的。

-the end-

 

点击视频了解《我有嘉宾》

 

所属类别: 看 点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合作支持     加入我们      意见反馈      免责声明                    ©2016 嘉宾传媒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860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