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看 点 >> 刘庆峰的秘密:还说讯飞忽悠圈钱?我们产业的爆发期马上就来了

刘庆峰的秘密:还说讯飞忽悠圈钱?我们产业的爆发期马上就来了

作者:刘庆峰来源:我有嘉宾 日期:2016年10月20日 16:50 浏览次数:

10月18日,讯飞输入法意外刷爆朋友圈,因为强大的技术和功能而收获了一批拥趸。它背后的创始人科大讯飞刘庆峰就在当天来到我有嘉宾年度峰会进行了货真价实的秘密分享,讲述了17年来科大讯飞在创业道路上走过的弯曲的直线,以及成功背后的方法论。一场分享下来,刘庆峰受到现场众多创业者的赞赏和欢迎,真的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以下是刘庆峰先生在峰会上的演讲实录(有删减):

我有嘉宾·刘庆峰的秘密:还说讯飞忽悠圈钱?产业爆发期快来了

摘自刘庆峰先生在我有嘉宾年会“创业不能说的秘密”上的分享

大家好,今天下午非常高兴作为第一个来分享的嘉宾,科大讯飞是非常荣幸能够成为我有嘉宾的最早一批的创始股东之一,所以当吴婷跟我说,说今天的年会希望有一些秘密能够分享,作为创业过程中不能说的秘密,问我行不行?我说,作为一个股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贡献。等我今天上午来了以后我才发现,其实我讲反过来了,不仅仅是我们来做适当的分享,希望为这个活动能够增加一些真正的干货。其实来了以后我才发现吴婷上午也说让我每个人试图来当诸葛亮,然后可以当赵云,最终都成为刘备。其实在这个平台上,我想大家真的敞开心扉以后分享的各种秘密对每个人都是非常有帮助的。我想我们到这里来,不是分享,首先是受益者。

今天我的标题是走着弯曲的直线。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科大讯飞是做语音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而且在源头技术的创新一直是我们的特色,所以我想,从这样一个特定的角度,我们希望能够为今天的我有嘉宾的活动能够做一些相对独特视角的分享,关于源头技术创新的苦乐门还有它的方法,远远谈不上方法论。既然说到了不能说的秘密,首先还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天我们说全世界都在认为语音技术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技术,而是未来的交互的入口,在IT产业,由第五次浪潮移动互联网,向第六次浪潮万物互联时代发展时,越来越多的设备没有屏幕;越来越多的设备离我们很远,不方便用手机操控;越来越多的场景,我们在开车和移动情况下,所以说语音为主键盘和触摸为辅助的人机交互时代正在到来。

战略抉择:语音是人机交互时代的刚需

17年前科大讯飞刚刚创业的时候,我们一度是非常痛苦,当时的想法就是让机器设备像人一样能听会说。但是当我们有这个想法以后,整整一年多时间,几乎颗粒无收。然后我们的团队说,我们到底要不要做语音?是刚需吗?有人说我们不如做语音里面的服务器,甚至有人说不如做房地产。面临这样的问题之后,我们在2001年专门开了一次科大讯飞历史上的半汤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所有人都说我们应该做什么,有相当多的人说,你告诉我到底能挣多少钱?到底什么时候能挣钱,什么时候能上市?那个时候科大讯飞其实是中国在校大学生创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九九年创业,08年才上市。在会上,最终我们还是确定,科大讯飞要做只做我们喜欢而且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要做中国乃至全球语音产业的龙头。当年我们还出了一本非常智能的报告,叫科大讯飞战略发展规划,2000年提出的。就是因为看到这个规划,所以柳传志柳总成立联想投资以后投的第一家公司就是科大讯飞。

今天上午张锐的话很对,创业是有拍脑袋成分的,但是要有逻辑和方法。我们当时定的有三条,第一条,这个产业未来有100亿的空间,我们想象的是,能听会说是我们人类最自然的沟通方式,所以它将来应该有100亿;第二,我们能成为这个领域的NO.1;第三,我喜欢,这条太重要了。那个时候我们说我们到底做什么,可以只做中国语音合成技术,也可以做中文语音的交互技术,也可以做全世界多语种的语音和语言技术,也可以做IT,也可以什么都做,外延越大,内涵越小,最终我们就用那三条,100亿,NO.1,我喜欢。科大讯飞的近期发展目标是全世界最大的中文语音技术提供商、未来全世界最出色的多语种技术提供商。这个目标在九九年定了以后,到今年科大讯飞创业17年,一天都没变过。当然今天我们往前跨了一步,我们要能听会说,到能理解会思考,用人工智能改变世界,因为底层的技术都是模式识别,都是人工智能的算法和核心。

我有嘉宾·刘庆峰的秘密:还说讯飞忽悠圈钱?产业爆发期快来了

面对质疑:创业者心理一定要足够“粗糙” ,能够扛得住各种压力

我想分享这个故事,也就是说当年最难的时候,股东给创业者的压力,但不是所有股东,还有很多股东的理解信任我们的。团队在质问或者拷问你这个一把手的时候,你怎么来坚持下来?那么其实是非常难,但今天我有了一些理论依据给大家看。这个图很有意思,是Gartner技术成熟度模型。其实任何新技术,都有这样一个基本的趋势图。新技术从概念导入,比如说今天的人工智能、早期的互联网等等,然后开始进入到梦幻成长,到了顶上就是梦幻期,这时候所有的创业者、社会资本、舆论关注、媒体通通都进入进来,然后到了顶上以后开始,无一例外,都一定有一个梦幻破灭期,很多创业者失败,很多风投血本无归。然后到了这个点上,能坚持下来的人再慢慢地进入到真正的产业的成长和发展期,那只不过刚才的这个图,我认为后台还少了一个抛物线成长的一个趋势,这是几乎无一例外所有的新技术成果都有这样一个曲线。所以我想跟创业者们分享的是,假如你要做源头技术,或者说真正原创性的技术,一定心中要有这样一个曲线,一定要知道当你早期导入,很多人追捧你,很多人投资的时候,其实你还会经历一个梦幻破灭期,然后你能扛得住,才可以走到真正的美好的产业未来。

另外这个图也可以看得出来,其实叫跨越鸿沟,对于任何一个新兴的技术产品,它都有这样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新技术出来,这个地方是早期的发烧友用户。今天我们几乎做出是任何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都会有人喜欢,更何况看起来这个新技术,但是这个成功,离商业成功还早的很,可能就是几万几百万的收入,然后再到了早期的,尝鲜的用户,就是发烧友有专业技术水平的,这是喜欢新鲜事物的早期用户,到这个规模,可能就是我们的A轮到B轮,有感觉了;但是真正的要能够把一个产业做大,要跨越这个鸿沟,真正到了实用主义用户,这个才能够进行真正的产业的突破,然后这个是跟随型用户,这是最后的尾端用户进入衰弱期。

我有嘉宾·刘庆峰的秘密:还说讯飞忽悠圈钱?产业爆发期快来了

这个过程我们每个人都要清楚,今天在这个点上和这个点上,你以为已经是产业大规模爆发,以少数用户的判断,来决定整个产业的规模,那是大错特错。所以每个创业者都要能看到,这道鸿沟,其实是很难跨越的。只有你真正的坚定不移的时间、地点、人员、天时地利人和都到的时候,才有可能跨越,所以每一个创业者都要清楚当你在这个点上把故事讲得这么大的时候,一定会面对投资人一段时间之后直接的拷问,直接的压迫,所以你必须把整个逻辑看得很清楚。我想,其实在九九年,如果我们就知道这个跨越鸿沟以及Gartner的模型,我想我们心里会好过很多。以前我们老以为是我们自己太傻太笨,根本不知道一个技术怎么变成产品,拖延了时间。

我第一件想跟大家分享的事就是,从科大讯飞九九年、2000年被质疑,甚至认为我们应不应该做语音,到今天大家看到这个大趋势,经历了17年,熬了5年的盈亏平衡点,04年才盈亏平衡,一直到08年上市,即便是上市以后还一直不断地碰到质疑。今年4月26号,当时正好习大大到讯飞来,那个时候我们的语音数据才15亿人次,结果到了5月底就23亿人次了。现在突破30亿人次。假如以这个来算的话,其实语音应用今天已经排在所有互联网活跃应用的前5名了。所以我想,只有源于热爱的初心,只有我喜欢,才能在创新道路上长期坚守。这是每一个做源头创新者都应该有的思想准备。

第二个,今天说秘密,大家可能都想着要吐槽,或者说自己在过去这么多年压抑在心里的被打击、被埋怨、非常痛苦的挣扎的成长过程。其实我们从创业开始,就面临着两端的舆论。一边,人们都说他们是天之骄子。我们最早的创业者中,当年首批科大BBS上面很多版主都是牛人,8个跟电子计算机相关的版主有6个被我挖到科大讯飞去创业,大家都觉得这帮人非常牛,包括柳总都看着我们创业两三年,就从几百万变成了几个亿的市值。另一方面,一堆人质疑说,他们这帮人就是草台班子,根本不懂做产业,只会忽悠圈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老树,根本不是做产业的。其实九九年开始到04年盈亏平衡照样有质疑,08年上市还是有,到今天,我认为还是有,但是快要苦尽甘来了。因为产业的爆发,万物互联和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了。

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很痛苦的商业模式的探索。我们最早提出来的产品是对电脑的个人使用产品,提的口号叫,只要会说话就会用电脑,结果很快发现我们18个人的学生创业团队,根本在当时的时代没法做消费者产品,因为你做出来人家都说好,但都用盗版。其次,我们不知道营销渠道怎么建。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又做to B,我们给银行和电信做业务,提供语音技术,解决海量动态信息的查询。我们辛辛苦苦做了半年到一年的试点,好几个都成功了,最终采购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们要买就买成熟稳定有持续售后服务的公司产品,结果一套都卖不出去。最终痛定思痛,既然人家不信我,信华为,信联想,信中信,我们就把技术卖给他们,由他们来推给运营商推给银行我们来分成,才获得了科大讯飞的第一桶金。这个过程我们摸索了将近两年时间。所以,同样一个技术,不同的产品形态决定了企业的生死存亡。今天我们很多时候说某个创新企业,是企业家不行,是他技术不行,其实还真的是商业模式决定着我们的关键。今天随着讯飞的技术发展、影响力扩大,我们又开始是to B和to C的双轮驱动。

商业模式是在不断的探索和变化的。对一个创业者来说,千万不要因为某一个时期的痛苦或者收入没有到达,获得各界质疑,你就质疑整个产业的确定性。只要打开整个产业链,看看到底是技术市场管理,还是商业模式,哪个环节有问题,没准这个环节补上去,你就活过来了。

做一个企业持续的盈利,其实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今天我们的创业要做自己喜爱的事业,首先要有长期心态,同时还要有一个回归理性的持续发展的目标要求,很多时候我们是自己把自己压垮,所以创业者一定要能够扛得住各种压力,你才可以成长。很多时候,我们科大讯飞一方面看到很多的表扬,另一方面一直不停的有质疑。我上个礼拜看到网上一篇报道,典型的标题党文章,说科大讯飞人才流失严重,人工智能产业口受阻。今天我跟大家分享一下讯飞的数据。科大讯飞08年上市以来,任命的三十多位总监以上高管无一人离职,历次期权激励的近700多位核心骨干离职率不到1%。可以说我们的高管和核心骨干的稳定性在全行业我估计不是数一数二的,至少也排在前10名的。可是就这种背景下不断的有人说科大讯飞人才流失极其严重,他们的发展受到人才的制约。

我想说的是,对创业者来说,你碰到这样的一些抹黑的介绍,你一定要内心足够强大,否则你就会每天都被各种各样的负面所包围,你就没法安心做你想做的事。所以记住,很多科技创业者都是一颗文艺青年或者科技青年的心,关于华为那本书《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我觉得写得非常好,其中一条就是华为把15万的知识分子,变成了内心非常粗糙的、产业上有共同目标的奋斗者,所以粗糙这个词真得送给我们的创业者。

我有嘉宾·刘庆峰的秘密:还说讯飞忽悠圈钱?产业爆发期快来了

产学研:科学家精神的企业家与企业家精神的科学家的结合

第三个就是源头技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看到在中国今天把双创工作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为什么中国的产学研合作绝大多数都不成功?根据科大讯飞的经验,我们认为,产学研合作,很多创业者可能也希望在大学建实验室或者跟某个教授来和获得初始的技术积累,和持续的创新的土壤。那么这里面,第一,企业主体地位是至关重要的,就是我必须能够理解把握这个产业。第二,合作机制设计。企业是不是有真正的利益分配机制,是不是真的是让他成为跟你分享未来的共同的创业者,这个太重要。今天在中国科技大学、在清华大学、在社科院语言所,包括我们现在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联合实验室,这些导师们都是跟讯飞共同成长。科大讯飞认为对历史上这些做出功绩人员的态度就是我们对未来的新的创业者的承诺,所以该给的股份一分钱不少。到今天为止,科大讯飞在产学研合作中所有的合作单位没有一个为了利益脸红过,没有一个曾经合作,今天反目为仇的。

讯飞在08年上市,大家说,为什么是科大讯飞?因为九九年,中国的语音市场都是国际巨头控制,IBM微软,摩托罗拉,包括日本的东芝和松下,很多人说你凭什么能够竞争得过微软、IBM?我告诉大家,首先,很多人看到的是我们团队勤奋,很专注。IBM做了很多别的事情,我们专注在语音。产学研的合作体系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落脚点,就是一定要有科学家精神的企业家和有企业家精神的科学家的结合。今天我们在座的创业者们,如果要想做源头技术,或者说未来真正有长远竞争力的技术创新,你首先要试图让自己成为一个外行眼里的内行,成为一个至少有科学家的鉴赏力的企业家,我觉得这一条非常之重要。

最后强调一下战略耐性。因为我们有很多时候说,今天中国最大的问题是过于急功近利,所有创业者都以为,今天创业明后天就可以挣大钱,所有投资人都觉得我今天投了钱,明后年就得溢价百分之五十、百分之百进入A轮,然后迅速上市,其实真的是很难的事情。过去60年,人工智能是从实验室从理论框架逐步成型,未来60年就是人工智能改变世界的伟大的过程。但这个过程绝对也是刚才的曲线一样的,有一个波浪形锯齿形上升的过程,所有东西都不是一两年,而是十几年几代人的积累。

未来全世界最大的变数、最大的机会就是人工智能

关于人工智能,全世界都在讨论,人工智能将来到底是颠覆人类,还是造福人类的?美国在今年的10月13号刚刚发布了美国白宫的报告,关于人工智能产业规划分七个方面,怎么样加大源头投入,怎么样形成产业生态,怎么样防止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危害等等。其实中国走在前面的,我们在今年4月8号,科大讯飞代表中国人工智能界宣读了人工智能中国宣言,华为京东都参加了,核心是几条,第一人工智能,在未来人工智能会像水和电一样进入每一个行业。科学杂志预测,到2045年,50%现有的人力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替代,这个数据在中国是77%。在这样一个可怕的变革过程中,我们要注意哪些东西,当时提出来,第一要探索源头技术创新的机制,第二,要探索行业标准以及产业的生态环境的打造。第三是需要法律体系,还需要人文道德伦理等等,才能够真正确保人工智能未来是为我们人类服务。

我想最后做一个结尾,科大讯飞在语音上面坚守了17年,那么已经开始要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人工智能我认为是5到10年以后全面进入社会各个行业,所以今年两会有很多媒体问我说,去年你提的超脑计划,今年又给国家提出来关于人工智能相关的法律法规及示范区和十三五重大专项,你为什么一定起这个?我说我不光每年,我还会再提10年20年,甚至30到50年,因为未来全世界最大的变数、最大的机会就是人工智能,人类需要一个全新的突破和全新的未来,而科技、产业和政府都需要一个全新的产业突破。人工智能如果中国未来在全世界没有话语权,新的30年,所有创业都继续在全世界处于价值链的低端。而如果人工智能能够在全球有话语权,中国就会有全世界话语权,我们就会站在产业链的主导地位上。所以这不是一个企业和一个行业的损失全国国家的损失。那这个梦想?我们会继续走,我认为在我有生之年会一直坚持,讯飞后来的接班人,我希望他一直走下去,直到人工智能建设美好世界的目标实现。

我有嘉宾·刘庆峰的秘密:还说讯飞忽悠圈钱?产业爆发期快来了

你所清楚预见的热烈渴望、真诚追求的,都会自然而然地实现

今天上午吴婷提了一个设想,我认为非常之认同。我昨天跟她说,我没想到我们投资我有嘉宾,短短半年时间能办出这么大规模的一个会,一方面这么多的嘉宾,从最大的股东到后面又有更多人要求成为股东以及合作伙伴,都是行业一把手,都是企业的创始人,这么认可我有嘉宾,所以我说你这成长太快了,简直是一个新的媒体领域的小米模式。吴婷说我们要做橡树,要活400年,要未来成长以后能够改变生态。

我今天提到,源头技术创新,一位教授的分享说,任何短期能见效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事,只有需要扎实一段时间沉下心来做,就像橡树一样,首先一定要经历种子在黑暗的地下萌芽。你不知道他是橡树还是一棵野草,然后你每天浇灌,不知道哪天能发芽,但是你心中有梦想,认为这就是一个橡树的种子,终有一天它会露出小芽来,露出以后你也不知道它跟周围的小草比它有什么优势,它一定会经历一个像小草一样成长的过程。当它像一棵树的时候,一定有旁边一些树,材质比它疏松的长得比他快很多。但是你想成为400年的橡树,你就得熬这样一个过程。

我想最后送给创业者这句话,也是我在九九年创业以后每年我们的年度大会和迎新会上都忽悠大家的一句话:你所清楚预见的热烈渴望、真诚追求的,都会自然而然地实现。我们期待所有创业者梦想成真,期待我有嘉宾成为橡树,谢谢。

我有嘉宾· 倪正东的秘密:刚做投资就想排进前十?创投界的耻辱

 

我有嘉宾 · 快问快答 刘庆峰的秘密:最让我煎熬的事

我有嘉宾 · 快问快答

吴婷:谢谢刘总。一个成功者才会在台上这样的忆苦思甜。我发现刘总其实是今天所有的上台演讲嘉宾当中粉丝最多的,因为有很多人给你提了问题,现在我要把他的问题反馈到你这里,听一听你的回答。你这个图表上显示你的高管流动性是比较低的,创新企业可能人才是最核心的,流动性低未必是好事,你怎么看呢?

刘庆峰:我觉得说得非常对,我们在内部说高管流动性低,假如他是好事的话,说明两个问题,第一稳定性强,第二高管的学习能力强。高管要做考核,不合适要做淘汰,但我们的高管其实30多个,我说总结以上的一直稳定,但我们也填充了很多新的优秀人才加入进来。我们说的700人的团队,其实可以说在上市后有可能将近一半是上市后补充进来。今年我们提出一个叫讯飞的春晓行动,要在全球招募1000个优秀人才,所以我想这大概就是回答你的问题,就是淘汰要加强,考核要加强,但是稳定性、学习能力两样要匹配起来。

吴婷:网友问“您从一个学术型的人才,一个知识分子转变到CEO,是一个怎样的心路历程?”我想把他的问题升级一下,就是在创业的过程当中,什么事情让你最受煎熬?是媒体的乱说乱写?还是你的合伙人背叛了你?还是你不被人理解?还是手头马上就没钱了?哪些事情让你最煎熬?

刘庆峰:我觉得最煎熬的其实是自己的时间管理。原来我的时间可以自己控制,在做研究的时候,你想晚上3点就3点睡,早晨可以睡到12点。可是当你作为一个CEO,你要对企业负责,CEO的责任不仅是把产品卖给市场,还要把企业推销给政府给社会,所以你有很多不得已做的事情,这是第一。

第二个,你得跟许多不喜欢的人打交道。当然今天我很开心,跟婷婷打交道。在这个过程中,即便你不喜欢,可是你要做一个更伟大的事业,你得要容忍你内心的委屈。所以我一直在内部分享的一句话,好像也被你分享过。柳传志说的,做大事者不委屈,就这种心态。对于一个技术创业者是极大的煎熬。因为你做技术的时候,你不喜欢一个人,你可以老死不相往来,一辈子都不跟他打交道,可是做产业不一样,但当他是一个非得要沟通的领导,当他是一个必须要合作的伙伴,或者当他是你能找到的所有人中最优秀的一个,是你需要的人才的时候,即便他不如你,你也得包容他,关心他,让他成长和进步,所以我在创业几年以后想,为什么中国古代有句话叫宰相肚里能撑船。你想成为宰相,想做更大的事情,你就要有能撑船的心态。

我有嘉宾 · 快问快答 刘庆峰的秘密:最让我煎熬的事

吴婷:现在科大讯飞是亚太地区最大的语音产业和人工智能的上市公司。那么,现在国内能和你对标的第二名是谁?

刘庆峰:两类。一类,比如说百度这样的公司,他们也想做语音,但是它就是基于它的应用把语音放进去,他如果号称是语音技术公司,它就是第二名,我们大概60%的份额,其他的大概10几到20的份额,大概是这样的。

技术上,我觉得跟我们差距都还是蛮大。到现在为止,你找不到第二家能在车载环境下能够使用,找不到第二家能够在英语中能够超过美国人和英国人的。但是我们其实始终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我认为后来者绝对不是现在这些大企业,因为他们的创新的动力和组织架构我认为不行,还是那些真正的一种是真正来自美国,真正硅谷这些创新精神驱动下的新技术突破,一种还是在未来的新的产业环境,比如5G出来的,网络不再是问题,比如说有更大的共享平台和计算平台出来的时候,那些新的创业者获得了共享免费的数据,它们有可能成为未来新的颠覆者,所以任何企业都必须要被追赶着,自己才能不断的进步。

一个维度我说的大公司,一个维度是那些创业者,创业公司大概有几家大家都知道的。从技术本身来说,我认为科大讯飞就掌握制高点,而产业大平台中,他们也很难有机会。找准具体应用行业形成自己的特色的应用,然后切入是有可能成功。这些公司我们都认为,一个产业的发展,一定是要一个生态,要有多家公司说当年也是因为我们在最早创业第一个投资我们柳传志所以刘总其实给了我们很多教导,其中之一就当年说过,所以一家企业,很痛苦的就是这个行业,就你一人在做,最好的是几家做,你能做NO.1。所以我们一直也是按照这个大的理念来推,它还是处在相对幸福的一个时代当中。

吴婷:你刚刚说可能要即将迎来一个盈利的爆发期,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预期?

刘庆峰:上市公司还是有很多限制的,但是我们现在想的就是两大趋势,3到5年之内,万物互联一定会成为刚需。那么就是说一个大的产业浪潮,语音交互会成为人机交互的主流模式,而在这个中间,我们从用户和产品应用领域都已经把好先机了。

第二个就是人工智能改变,所以我们自己先定的说,未来的愿景目标一定是可预期可量化的。近期我们提到说百亿收入千亿市值,未来是千亿收入。假如我们学习华为老大哥做到上千亿收入的时候,我们还有什么能做的相对,在今天学习华为的时候,能够比华为今天这个时点还要稍微再好一点的,我们希望形成围绕讯飞的10万以上成功创业者的生态和10亿规模的活跃用户,这是科大讯飞的第二步目标。那更长期我们希望成为人工智能全球领导的企业。但这些目标其实有一些实现路径,只是说上市公司董事长不能在这说。

吴婷:讯飞在to B上,已经是做得非常好了,可是实际上在用户对你们产品的认知度上,我觉得可能还欠缺一点,因为说起科大讯飞,大家不知道我们到底在哪里能接触到讯飞的应用和产品,可以再跟大家介绍一下吧?

刘庆峰:第一个是讯飞输入法。我想可能很多人在用,我们就超过百度了,去年是行业;第二,讯飞听见,大家只要说话,这个就出来,准确率95%。人的数据员准确率只有80%。然后,现在大家如果要去选择音箱,最好卖的好的,最智能化的叮咚音箱。其实包括现在有30多款车前装都已经标配了我们的语音,你比如说,像吉利也有,像江淮奇瑞,像日系的雷克萨斯,像宝马,宝马已经在合作车型的会推出来,一汽的红旗,最高端的,上汽等等。我希望是,3年之后,基本上大家日常生活每天都能碰到科大讯飞的产品,不仅在行业后台服务,而且在前台显性的的有我们的应用和标识。

吴婷:谢谢庆峰,谢谢砥砺前行的创业者,为我们带来的力量,带来的分享,谢谢,请坐。

我有嘉宾 · 快问快答 刘庆峰的秘密:最让我煎熬的事

 

所属类别: 看 点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合作支持     加入我们      意见反馈      免责声明                    ©2016 嘉宾传媒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860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