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我有嘉宾年度首届年度峰会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作者:年会嘉宾来源:我有嘉宾 日期:2016年10月24日 16:52 浏览次数:

我有嘉宾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10月18日,我有嘉宾首届年度峰会。以下是来自科技行业的一些佼佼者。艾瑞集团总裁杨伟庆先生,蔚来汽车易车网创始人李斌先生,创业软件创始人葛航先生,时空电动创始人陈峰先生,wifi万能钥匙联合创始人李磊先生,他们将集中讨论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精彩交锋即将展开。

 

杨伟庆:本来以为将是一场很轻松的主持。一方面是我们的吴同学是我们的长江校友,今天来的有很多也是长江的同学。所以我们觉得是长江同学聚会。另一方面,这是最后一场论坛,往往到最后人最少,所以这个压力相对特别小。但是刚才听了吴声在上场一个多小时的主持,压力骤增。我们这场,如何能够主持出点花来,真正把我们吴婷同学,最后这个想暗害大家的这样一个话题讲出彩来,就拜托台上的4位了。

 

李斌:一起努力,先暗害你一下。

 

杨伟庆:这个话题你们接到之后有什么感触啊,这个我主持过很多场,但是相爱相杀,这个词真的是头一次碰到,你们脑海当中碰到这个词的第一个感受是什么?你们首先想到了那个人是谁?

 

杨伟庆:我们台上的4位嘉宾先做个自我介绍,然后顺便回答我这个引子的问题,然后之后再进入主题。

 

相爱相杀,你们首先想到了那个人是谁?

 

李斌:大家好,我是蔚来汽车和易车创始人李斌。也是那个吴婷的老乡,所以抱歉,今天来晚了一点。这个秘密,太多了,真话就不全说,假话全不说,还是我的信条。所以这个相爱相杀到底第一个想到谁,接到这个题目以后,我还真是,真是想了一下。

 

杨伟庆:对,你肯定想了,我已经帮你想了很多人了,我刚才做了很多功课,因为咱都是同行。我先听听你说的相爱相杀的排行榜的第一位的是谁?名字是谁?不用讲故事,故事我们后面再讲。

 

李斌:从光鲜的角度来讲,从大家都能听到的角度来讲的话,我其实是愿意讲一讲李想,因为我们易车和汽车之家相杀了10年。

 

杨伟庆:对,换了一条跑道,竟然又想到一起了。

 

李斌:对,这个我们先相杀了一下,然后我们又相爱了一下。我们一起创办蔚来汽车,当然行业里面都知道了。但是这个当然肯定不是我的合作伙伴里面最有意思的。最有意思的部分,这个作为秘密先还是别说了。

 

杨伟庆:哈哈,等会给您一个隐含名字的权利,可以讲讲故事。来,我们葛同学。

 

葛航:我是创业软件的葛航。我搞创业软件,我们是医疗卫生行业的信息化,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做了整整的23年,只做这一件事情。拿到这个题目确实压力很大,其实相爱相杀要把它倒过来,相杀再相爱。因为如果前面这个活不下来,就没了。所以待会儿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两个阶段。一个就是相杀相爱,一个是未来的一个阶段,是共同发展的阶段。

 

杨伟庆:好,这个观点很好啊,要先杀了,先相杀才会建立深厚的友情。

 

陈峰:大家好,我是时空电动的创始人陈峰。刚刚那个,我看到群里面,杨总说了一个相爱相杀,我也是内心一紧啊。这个,我觉得主持人太坏了,给我们设这个题目。说实话,今天这个场景下一说,这个也不能说是个人情感上的东西,主要还是创业那个领域的。而且这种事最好不要指名道姓,对吧?那个,我觉得待会儿可以分享一下,我觉得主要还是在行业里面会有一些故事,但是一般来说就是,无非两种结果,刚刚像李斌总一样跟李想是从相杀开始,到最后相爱对吧?那么还有一种就是说,有些合作伙伴是爱之深恨之切,对吧?就是两个极端。但是这,待会我再分享,谢谢大家。

 

李磊:好的。我是wifi万能钥匙的联合创始人李磊,接到最初这两个词的时候,我就特别感触深。因为我自己是学习跟练习了太极拳17年,我觉着这跟太极里边的一个词很像,叫相生相克。因为太极拳里边的哲学思想,就是万物都是跟阴阳构成的。那么相生相克,相爱相杀,其实它是整个促进人向上的生长的这样的一个因素。所以我本身看待这个词是还是比较正面的。

 

杨伟庆:好。后面有很多故事,我们已经给大家做了点铺垫。那我们讲这个相爱相杀,这个话题是问了三层类型的合作伙伴,第一层,我们讲的是合作伙伴,第二层是竞争对手,第三层是投资人。那这3个确实是我们在所有的产生这种爱恨交织的当中,比较重要的数学。但是还有一种是你的高管,曾经是你的人,现在有可能是对手的人。所以我觉得总结起来我可能觉得这4类当中可能都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故事。

 

那如果我们最后这场变成吐槽大会也不好,我们最好在从案例当中,总结一下说,我们到底哪些案例对大家有启发,这些案例我们反思之后,觉得这件事情可能对于大家有一些好的建议,我们可以从这样的一些观点开始。我们还是,先从你的完整的跟李想的,这样的一个相杀相爱的故事先开始,你先给大家讲讲这个案例。之后,我们再进入到分模块的主题,让大家来去讲一讲,你到底跟合作伙伴,跟竞争对手,跟投资人和你的挚爱的高管之间的相爱相杀当中,有些什么样的启发。

我有嘉宾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相爱相杀当中,心得启发

 

李斌:谢谢。我们和这个汽车之家这个故事,易车和汽车之家的故事,我想,伟庆你应该是全程见证。

 

杨伟庆:恩,全程见证。

 

李斌:易车成立的早一些,我是2000年的时候创办,然后后来因为互联网泡沫破灭了。中间有几年,就忙于求生,忙于活命,所以其实没怎么作战。当我们重新发布,大概是04年,04年底的时候,汽车之家大概应该在05年的时候。所以我们确确实实如果从04年和05年来算的话,我们其实确确实实是,一个十几年的一个竞争。基本上,大家都各有优势,汽车之家其实因为他一开始是从一个社区,从论坛做起的。他比较在个人用户端的这种活跃度,在个人用户端的品牌,其实是比较厚积薄发的。那易车的话,我们最早也是这样,但是后来因为我们要求生,所以经过互联网泡沫以后,从这个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企业,相对来说要保守一点,所以我们想得上来做什么事情都能挣钱。我们从04年重新发布易车网以后,其实我们更多的是先给汽车经销商,和这个要买车的人提供服务,所以我们切入点不太一样,我们一开始是在门户网站后面,我们跟十几家门户网站,都有这种独家的合作,就帮他去做跟购车相关的数据库的这种服务。所以大家走的路其实不太一样。

 

当后来到了某一个时间点,到了09年或者差不多这个时间点,那我们决定要走到前台来,就是我们觉得我们也需要去做个人用户的影响力,我们也需要去把自己流量,各方面的东西做起来。汽车之家他的流量已经在那个地方,他也慢慢会进入到我们所擅长的领域,比如说,比如说购车咨询的服务,汽车经销商的数据库,所以实际上这样的话,两个公司的竞争其实就会从09年开始,其实进入了比较激烈的阶段。不过大家都是互相学习,我们在学习他们,怎么样去做个人用户的产品,他们学习我们怎么样去做这个这种商业服务的,这种购车相关的这种产品。

 

后来,我们又开始竞争到这个汽车电商,二手车等等这些领域,我们两个公司的这个营收规模也差不太多。我们营收规模大一点,他们的这个利润要稍微多一点。我们上市当然要早一点,我们是一零年上市的,在美国,他们上市虽然晚一点,当然他们也有不少故事。

 

所以其实我们在这个竞争的过程中,我们虽然一直是在竞争,但是有两个底线,我们还是基本上是守住了,第一个就是说,我们还是一个fairplay,就是我们大家并没有背地里给别人捅刀子,这种事还是没有去做过的。基本上大家都还是一个比较良性的竞争,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守住的一个底线,我们并没有像,别的什么。这跟我们的行业特点有关系,汽车网站排第十名的都能活,所以你也不需要,你捅刀子也没用,它不是像什么团购或者别的这个像滴滴和快的,滴滴和Uber,确实这个模式还不太一样。另外一个我觉得也是,守住了一个,不能叫底线吗?我们是做的比较好,我们其实互相的还是一直都有沟通交流,并且都还是有这种,基于竞争的这种合作或者这种,还是一直有这种管道的,我们并不是说,大家完全就是,没有那种惺惺相惜地,我们还是有这种惺惺相惜的。

 

所以其实,易车和汽车之家,这种竞争我们应该讲是这十多年的竞争,还是让两个公司确实都变得更好,那我们两边加起来实现占领了95%以上的汽车购买用户的份额,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我有嘉宾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杨伟庆:所以当中没有发生太多,恶性的,这种,让你特别觉得,这招觉得对方用的不太好。

 

李斌:我们没有确实没有,这个确实没有。

 

杨伟庆:这倒比较少见。

 

李斌:对,这比较少见,跟行业特点有关系。

 

杨伟庆:你像这个行业当中很多,都是这个同行的竞争对手,都是互相......

 

李斌:不,打打口水仗的事情肯定有,就是打口水仗啊,有时候这个都有,但是并没有什么超越底线的东西,比如说写个匿名信,类似于这种事情,没有。所以也是这样一个基础吧,我们其实在做这个蔚来汽车的时候,我当时是觉得,我们蔚来汽车一共是6个创始投资人,包括我,还有强东,京东的创始人,还有腾讯,还有雷军的这个基金,顺为,还有高瓴。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事应该找李想来合作,李想呢,我也知道他自己是有一个,要自己做小车,车和家,那时候他也跟我说了。我就说因为我们做的车,产品定位上还是有一些不一样。我跟李想大概就聊了10分钟吧,我说我大概有这么一个想法,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产品商业模式大概什么样了,我说怎么样一起干?他也很爽快,他觉得这个行,其实就这么10分钟就谈完了。

 

杨伟庆:所以你这个总体上是一个比较温和的故事。

 

李斌:我们总体上是一个比较温和的稍微理想化一点的,这种竞争与合作共赢的这么一个故事,这个其实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可能有这样的一个结果。比如说跟行业的特点有关系,跟这个企业家的个性也有关系,那么也跟很多时间点也有关系。其实,还是挺不容易的。当然我们因为现在他也在蔚来汽车的董事会上,我们其实互相的交流也非常多。现在,他的公司,车和家,和易车和蔚来汽车之间的合作,也非常多。

 

杨伟庆:是,就因为我跟李想跟李斌都认识,我的感受还是你的气度,宰相肚子里能撑船的这样的一个气度。跟同行之间,都是一个更高度的角度来去看待整个市场,形成了你跟李想之间,其实你的这种气度跟包容,像能够让大家有一个比较好的一个状态。那你觉得我们这个讲到竞争对手吧,这个相当于我们先讲了一个有点温和的案例,台下的人估计都在刷手机了。

 

我们讲点,你见过最恶心的,最最不耻的,竞争的案例,可以不是自己公司的,我们讲讲在中国的这种商业的这种情况下,给大家有些什么样的,这种就经历过的一些事情。你觉得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做好自我保护,或者做好一些竞争对手的防范,有些什么样的经验,或者有些什么样的教训可以跟大家分享?葛总有吗?葛总刚才也有,也有苦感觉要诉的。

 

葛航:这个话题让我在回想我们这个创业过程中的经历。从九三年做医疗信息化,我们当时是5个人起步,我们的起步是四无嘛,就没有专业技术,也没有这个行业背景,也没有这个资本助力,也没有这个海外资源的支持的情况下,就是一个,民营从这个市场化的一个企业,从这个卖电脑开始,然后就觉得卖电脑越来越大,后来做了惠普啊,这个DEC,浙江区的代理做了很好,坐了台湾代理。最后,发现你这个供货方啊,它为了控制你长大,控制你的议价能力,就搞了很多代理,然后给你很多指标,压很多货。

 

这个就是,如果从相爱相生也是可以就这样理解,第一步就是你依靠别人把事情把企业做强。后来就在想,能不能做一件事情永远不靠别人的。后来想做应用软件,那个时候我们正好做了医院的信息化的收费软件,当时也是为了卖电脑,卖了24万多台的电脑,然后收了2万块钱的软件费。做那个,是在浙医二院做了一个收费机,虽然就是一个电脑,说多少钱,然后打一张发票出来,但这个项目一做以后就觉得,可能做这件事情是不需要再求别人,然后就走上了这个应用软件这条开发的这条路。这个随着越做越大以后,当时全国有几千家这样的公司,因为它门槛非常低,它没有什么......

 

杨伟庆:但是你最后为什么坚持到成为上市公司,绝大多数公司都消失了。

 

葛航:当时几千家在做,然后在不断的竞争过程中,我所以说是先相杀再相爱,首先你肯定要活下来,活下来才有出路。活下来靠什么,就是靠拼嘛,比别人多跑,比别人少睡觉,然后价格比别人低一点,服务态度比别人好一点。当时就是浙商的什么千山万水千难困苦,千方百计这一些精神,确实在我们身上。我们的骨子里还有着一些骨气的东西,和吃苦耐劳的东西。做着做着就是,还有把竞争对手不断设定成目标,就是我们5年前我当时就设定了这个,还没上市,那个时候,我们把我们主要业务分两块,一块是传统的医院业务,医院的HIS业务,还有一块是公共卫生,主要是做区域卫生和个人健康档案这一块。医院的业务我们比较大的就是,北京有东华,上海有卫宁,两家都是上市公司。公共卫生我们是这个东软还有上海的万达。我就给我们团队说,我们就对标这4家企业,反正每一条业务线就对两家,每一条业务线对两家,那么用这样的一个对标,然后去比较,去学习每一家企业好的地方。就是说,这个企业它的技术好,这个企业产品好,这个企业政府公关能力强,这个企业它的这个售后服务好,或者资本运作的能力强,就是去学每个不同的企业。这样的过程就是把企业,就是你有好的竞争对手才会压迫你,这也不是说人天生就是希望痛苦,压迫你以后让你不断的成长,但骨子里的东西你是要有,因为没有骨子里东西,你压力大的时候你就垮掉了分掉了。

 

到现在这个阶段就是我们也去年上市了。然后现在真的是一个和谐社会,就是我们这些企业,大家这个老板之间关系还挺好。大家也是相处的挺好,就是进入一个比较和谐的东西。所以我说就是可以说从相爱相杀应该变成相杀变成相爱,那现在因为这个市场发展大家都受益,都有做不完的活,所以每一家企业的这个,相互的这个客户群也相对,自己都有固定。那我重点想讲的是第二个阶段,其实未来,在互联网的这个时代,其实在这个大健康产业,未来黄金10年20年的时代,我们当年的这些竞争对手未来可能都会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因为我们这些企业都掌握了大数据的资源,都有最低层的信息化的支撑,都有做云计算和那个的这个平台,可以联手起来。

 

所以我自己也总结了。就是8个字,4个意思,第一个我觉得每个企业自身的发展是要靠创新,这样就不会是恶性竞争了,你这个东西低我比你更低,是吧,你这个招标不行,我去给你把这个问题找出来,这个就没有,所以创新是自身发展的一个前进的动力。第二个就是跨界的融合,就是我们跨界,因为现在在做未来的健康产业,做移动互联或者是移动健康,实际上我们跟药企跟金融支付跟这些保健品跟这些化妆品,这一些以后特别是那些这个养生的这种大量的产品或者你没有想到的东西发现关系很大,所以一个跨界是未来,我认为很重要,第三个就是资本的增速,实际上你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你原有的企业的发展已经不需要资金了,因为自己完成了,但是,在这个,做这些新的合作之间,用资本的方式,比如说你的价值,我的价值,事情定了,找第三方这个杨总来投钱,我们一起来搞,那这个事就成了。所以资本在未来的发展中是非常重要。最后一个就是生态,我觉得就是要建生态链,就是生态好了,大家都能很好地发展,然后不要把生态搞坏,就像我们现在的自然环境一样,就不能把工业污染把整个生态搞坏了,那什么行业都发展不起来。所以我想这是未来的更多的是这个融合的发展。

我有嘉宾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杨伟庆:葛总从对一个竞争对手的分析上升到企业经营的核心的理念,非常好。

 

陈峰:现在虽然我是做电动汽车,其实,刚刚前面两位在讲的时候,我在回想我整个创业过程。我第一次出来创业,是在做房地产。那个时代我觉得这个房地产开发商,老板与老板之间,它全是相爱的。因为,你的货源有限,比如说我这块地,比如说李总你也是开发商,我跟你两块地在一起,哪怕隔一条街,我们晚上可以天天喝酒,大家都是哥们,这个竞争是其实不是那么的冲突。都有钱赚,说白了,你卖完了就没了嘛,你一个楼盘,你得很多年,四五年才交付,对吧。那么这个我觉得其实是,当时我觉得还是一个非常和谐的一个时代,就是对我来说,但是,后来反正在一零年以后,经历了08年的调控和09年的那个,房产的一个爆涨以后呢,当时我觉得的,房地产未来是一个大佬的时代,所以我就退出这个行业,然后把楼盘都清光了。但是我们兜里有了点小钱,也忍不住。然后就误打误撞进入了新能源车这个领域。那其实当时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有一个插曲很有意思,当时我在想,对竞争者的准备不足。因为我觉得,这个做生意嘛,就应该,差不多,大家和和气气的。当时选这个领域的时候我自己给自己定了一个很有意思一个事,我就是看世界500强的一个排名,前10位,要么就能源型的,要么就是那个金融,而第九名,当时是汽车,丰田,当时我说新能源汽车又是能源,又是汽车又是跟金融沾边,那这个市场肯定足够大。

 

我当时的反应就是,互联网是零和游戏,基本就是,一般第三名就很难活了嘛,但汽车说白了,它的产能有限,一个厂的话,其实有的时候我们经常讲叫10万辆是一个盈亏平衡点,但是真正能够达到10万辆整车厂其实也没几个。那其实在这个情况下任何一个车企,你要占领全部这个市场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它是一个万亿的市场。我们经常开玩笑说,如果只有一瓶水,那我们4、5个人都渴了,我们大家先打架,谁打赢了谁喝。如果说我们是在杭州了,比如说像西湖这么大一个湖的水,喝不完嘛?你在那喝我在这喝,都很和谐对吧,然后我就冲进了这个市场,然后冲进市场以后,我发现就是说,虽然这个市场是很大,但是新能源汽车市场其实不大,尤其现在肯定是不大了。

 

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有一些行业的群,我们跟传统整车厂之间,我们经常就是打嘴仗,你刚开始时候我们也需要有一些声音就是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是来颠覆你们的,你们原来那玩意不行,然后我们经常大家互相吵,那可能李总可能也会有这种感觉就是说,我们就觉得你们那个客户体验也做的不好,然后你们就是用传统车的思维方式。肯定是,因为汽车的行业相对来说比较封闭,然后这个时候,我们当时互相起了个名字,我们叫它们铁匠,他们叫我们木匠。为啥呢,他们就觉得我们这个新能源汽车就是像搭积木一样就搭一下,然后这没什么稀奇的,这玩意儿它说一点气力都没有。他们说要是我们来做你们肯定没什么升值空间,那我说你为什么不做?他说我们这个传统车卖不过来,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事。然后我们也鄙视他们,我说你这个玩意儿,就18块钱一斤吗?就铁价就敲铁皮,有什么好嘚瑟的,对吧,然后就互相这样,其实就应该叫相杀嘛。

 

但是发展到后来,其实说白了,我们跟传统车厂之间你会慢慢发现,就是说,我是经常开玩笑我说这车这玩意儿真是越做越敬畏。这是真的是要积累的。所以最后我说我跟他们开玩笑,我说,打渡江战役的时候,我党的军队里面有大量的国民党的降军,最终消灭国民党的是,你铁匠过来,投降过来的,木匠来打你铁匠是吧,这个才是,因为训练有素,各方面的积累全部都有了。就包括李总这里应该也挖了不少那个整车厂的人过来,我觉得这个未来肯定是一个合作,那包括现在我们已经从原来刚开始的一种针锋相对以后,到最后你会发现,我们现在跟整车厂的关系非常好,因为互相之间已经是谁也革命不了谁。这商业的低层的逻辑是要积累的,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尤其整车这玩意儿是一个高科技的东西说白了你说你拍脑袋去,你说说就拉几条枪就能颠覆这是不可能的,都是要积累的。

 

我们经常讲,创新靠思想,成功靠实践,颠覆靠资本,没有大量的资本进去,那这,根本就没法干。这是我觉得我想讲的一个事,但是在新能源车领域其实我觉得,我们目前还没到相爱的时候还是处于相杀的一个阶段。比方说我们的动力电池,那我们的动力电池我们是全产业链在做,那我们还一直是坚信,跟随特斯拉的步伐做三元的18650的电池,特斯拉他是跟松下合作是3400毫安,我们已经做了3200毫安,那我觉得一直在做,而且我们从价格上,从使用的质量上面把磷酸铁,已经打的快不行了,尤其在客车上,根本没法跟我们来PK这个东西。然后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你的竞争对手,他们使出来的招数,你就直接昏倒了。他不是正面跟你来拼产品拼技术拼价格,他跟你拼政策。他直接通过工信部把你那个,那次好像李斌总也在那边做演讲,就今年的年初嘛,他自己政策上说三元材料电池暂缓在客车上使用。没有文件,没有什么,就是这么说了一嘴,就到现在为止,这电池还是不能在客车上使用。你这种我觉得竞争手段实在是太恶劣了吧,根本就是,让你觉得特别恶心,你说是吧,你说你明着来吧对不对?这个是我觉得最痛苦的一个事。

 

葛航:这个其实也是明着来,你也把他那个摆回去嘛。

 

陈峰:这个,刚起来这个底蕴足嘛,你说掰不过来,你说对吧,这个就是我们的一个感受,就是说,但是我觉得,任何一个产业,我是那个,那个吴婷的师弟,我们都是长江的,长江,我觉得我刚开始进去的时候看他叫“势道术”,我真的不是太理解,但是我现在越来越相信这3个字的精髓,取势明道,优术,术是在最后。大势不可逆,我觉得我们还是会坚持这条路,尤其是新能源汽车这条路,肯定是大势所趋,不可逆。

 

杨伟庆:台上的阵容啊,4位创业者,两位已经是这个新能源了。所以,李磊像你还是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零和游戏,尤其是之前,李丰已经讲说互联网用户现在已经到了零和的时代,你多一个别人就少一个,所以现在,BAT也在渗透这个领域,你对于现在的竞争的感受你有些什么样的建议?

 

李磊:其实接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感觉不太能下的了手,因为我们是做连wifi的这样的一个业务的,这个业务在一二年一一年的时候BAT都没有注意到。他们都在经营自己的这个路径依赖的一些事情。所以我们当时做的时候我们自己是知道,这个用户量每天的增长情况是什么样子的,我们看到了它的价值,但是我们做了一件事情,没有跟任何人讲,所以当时也没有强劲的竞争对手进的来。在一四年底的时候,我们每人发了一台特斯拉,然后这个时候这个行业大家知道了,哇,还可以这样玩。所以从一四年底一五年才陆续有比如360wifi百度wifi甚至腾讯wifi阿里wifi等等,几家都开始做这个领域,但这个时候其实他们的赛道跟我们离的就已经非常大了。

 

所以我经常讲一个观点就是我们没有竞争对手,但是有同类产品。因为去年易观的一个数据报告,我们占有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所以我觉得这个领域来说,我们没有一个特别强劲的竞争对手。但是我们认为我们的竞争对手是,运营商,移动电信联通。为什么这么讲,就涉及到了相生相克了。

 

一二年的时候大家都用2G,都没有3G,所以孕育出来了wifi,作为一个很重要的流量入口,那这个时候它其实促进了我来快速增长。那在这两年移动推出了4G,联通,包括前两年也推出了3G,然后很多投资商就说问,4G来了,你们怎么办?然后流量速度这么快,流量这么多,流量还在降价,你们怎么办?那这时候我们也要面对一些压力,但是事实证明正是因为这种压力,也不是这种压力,把这种4G快速的价格的便宜,促使了大量用户没有节制的开始用。一些副媒体的产品,包括今日头条,各种爱奇艺视频等等,他反而流量更不够用了。所以你看我们上个月,腾讯发布了一个数据报告,显示wifi万能钥匙的下载量已经超过了QQ跟这个微信,我跟腾讯没有投资关系,他没必要背为我背书对吧,我相信它是客观的,所以反而促进了我的增加,所以你看相生相克,相生相克,其实是它是一直往复的往前在发展的,促进了我们大量的用户的增长。

 

那么对于相生相克,这一点,我就是,我们内部其实也是促进相生相克的,可能相克的多一点,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以前的收入都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广告部门,但是广告部门的方式是去接广告联盟,然后另外就有一个部门说,我要这样做,我要自己建一个AD差,我要做成竞价的。我要做成竞价的,就DSP接入竞价的,就这一个举动,其实让我们的收入增长翻了很多倍,从年初的2000万到现在的这个8000多万。所以这种相生相克,我们是尝到了很多的甜头,所以我觉得这个话题来讲,我还是非常支持这种现象产生的。

我有嘉宾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杨伟庆:ok,把它运用到哲学里面,这个相爱相杀,相克相生,那从这个应该讲的就我们这一轮过后,应该有点达不成我们吴婷同学的意愿,就大家可能讲得更多还是企业家的经营,如何从竞争的角度来去看待。

 

刚才我们描述这4类当中,在你过程里面你觉得不一定讲竞争对手,我们讲其他,这个类型,讲合作伙伴,讲类似于,对乐视汽车你怎么看,类似于说,你遇到过什么样的合作伙伴,BAT或者说投资人或者说是公司的一些高管或同事,那你有些什么样的感触,就不一定局限在竞争对手领域,对大家有些什么样的建议,这个不知道有没有具体的案例。不是问每个人,我们谁有案例,谁讲。

 

第一个阶段充分认证了各位企业家精神,第二个阶段我们讲讲竞争当中的可以使用的和你遇到过的一些不能说的秘密,你可以隐去一些这种关键词,关键名字,有吗?李斌肯定挖过很多人肯定不择手段,因为你很有气度,你觉得天下英才都是你的人,你先讲讲,你自己花多大的代价挖过竞争对手的人,有些什么样的竞争对手,各种各样的,据说你在美国,这个一下端了好几百人,这个,这么豪迈的投资。

 

相杀相爱中,如何招募留住人才

 

李斌:我是这样看的,因为是讲合作伙伴,其实,我觉得合作伙伴这个词还是非常大的。比如说这个,你的员工其实也是你的合作伙伴,比如说我们现在在蔚来汽车,我们是不叫供应商的,我们叫合作伙伴,其实合作伙伴这个词还是挺好的。

 

我的一个体会,因为我创业了20年,也做过很多家公司,投资了几十家公司,前前后后加起来约40家公司。我的体会就是,越往后,你会发现,人是越重要的。就是,可能,早期的时候你也会有,比如说我上大学的时候创业,我也知道要找这个partner。这是每个人的一个梦想其实创业的人都希望是,创业总是很孤独的。你总是希望有同行的人。这个是很多时候大家的一个最初的一个理想,当然,这个理想是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所以经常你会发现,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陪你走很长的时间,也未必有很多人都能够跟你一起去过那么比较艰难的时候。

 

像易车是一零年上市的时候,08年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个高级副总裁,他根本觉得上市不可能。也对08年的时候还看不到一零年能上市,因此有的时候很多东西,你对他的这个期待也不能太高。但是即使是这样的话,我还是觉得人永远都还是最重要的,所以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这个合作伙伴,包括你的同事。我在做蔚来汽车的过程中,我其实花的最主要的时间就是找人。

 

去年,我出了17趟国,去欧洲,去美国就是找人,通过自己的channel去找,包括用了全世界猎头公司的前几名帮我去找,我见了非常非常多的人,比如说我们美国的CEO,我是从70个人里面挑出来的。因为70个人都不是nobody,都是有名有姓的,最终比如说我们美国的CEO是思科的全球的cto,cso,也是微软的全球的董事。

 

所以,我的一个建议就是说第一,找到合适的人,永远是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和CEO最重要的事。第二个你要全力的去找,但是你对于很多东西,也就对于将来得很多的发展也要有合适的期望,就也不要太理想化,就是,该发生什么东西,你就你不要因为将来可能要发生分歧,要发生争执而停止去对人的信任,我觉得第二个也就是你的期望值要管理好,对你的团队成员的期望值,你不要去觉得好像找着人什么都解决了。然后第三个我觉得,维护和这种不断的去提升互相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在我的一个经验和建议就是一定要从第一天开始就用相同的价值观去找。这是我的三点建议。

我有嘉宾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杨伟庆:非常好,像所有的合作伙伴当中最终是我们跟那个人合作的,不管它是投资人,你的同事,还是BAT后面的老板,都是最终你合作的它背后的人格,他的为人,都是对我们来讲最最重要的要思考的问题。用人对于很多企业都是最最关键的。大家还有其他3位有些什么,在用人方面,或者企业高管有没有出现过,离开你的公司跟你成为竞争对手或者说是类似的事件,怎么避免,大家有些什么样的经验,可以去分享。

 

葛航:现在的企业不管怎么样,什么时候都是靠人,没有人才实际上企业的发展就受影响。公司小的时候你招不到人,你自己就是最大的人才,然后你的团队要离开也很正常,因为你的进步比他慢或者别的环境平台比你好,我觉得,都要我们正确的去理解这些客观的状态。但是确实对人才的追逐,是要持恒心的。

 

我讲一个例子,我们一个同行,大概18年前我就认识他,然后关系也挺不错的,他是一个技术的高手。但是整整等了18年,我们去年才把他请到。原因一方面是那么多年嘛,感动了;另外一方面就是客观我们能创造的环境和条件,以及给他施展的空间,让他觉得会有更大的发展。所以,整整18年,才成为我们公司的这个最重要的一个骨干。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平时刚才你说的这个BAT的事情。其实我们平时都在享受百度的搜索,特别是微信,我每天将近两个多小时时间在,要么是看发信息,要么群里布置工作,要么就看这个朋友圈各种调侃。但是微信确实是免费的那个,我们享受微信,但是另外一方面,当你想做事业的时候,你也会发现微信像3座大山一样压在你这个前面。你怎么去做?所以这个对我们来说,这个,可以倒过来了,第二个阶段这个,如果要做一个事情的话,怎么样能突破这个,现有的这个环境,所以,有的企业他是用生态来做。那我也感觉到这个现在越来越多的特别是这种互联网大企业都有生态的环境来做,所以我觉得未来的成功一定是用生态来做的,才是真正的成功。简单的企业靠产品竞争,人力竞争,这些都是还在术的层面,真正的这个势的层面一定是生态的合作。

 

杨伟庆:好的,用更大的格局,来去把各路人才广为我用,这叫生态,是吧?哈哈哈!后面两位,对人方面有什么理解,有些什么样的建议,你在过程当中或过去有什么做过对人才最特别的一件事情。

 

陈峰:其实我觉得,像我们创业,我刚刚也在想,其实现在创业不像我们上一代的企业家,他们是很多是家族化的,那现在企业创业更适合打群架,一对一,一拥而上。一个人,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懂啊,各个领域都很专业,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就需要有一些,互相之间能够高度信任的,能够一起陪你走到最后的,就像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一场恶仗下来能够跟你一起爬出死人堆的这么一帮人,让兄弟来创业,其实现在更多是兄弟一样的。

 

比如说我一路过来,我觉得,我们叫忽悠兄弟上船,这个过程中去其实就跟路演一样的。其实说白了,你跟投资人去路演一个道理,其实你得告诉他我要做一个什么事儿,然后我将来是怎么样怎么样讲,实际上我们投资我待会讲。但现在比方你说你忽悠兄弟上船的时候其实一个道理,我有一个我大学很好的同学,从第一天创业,我就想忽悠他上船,那到今天也没忽悠来,但是呢,因为当时是他在宝洁,然后我说,干不干?他说,你请的起我吗?我说这是来创业,不是来打工的是吧?不行那咱就不说了。然后,他后来也出来创业了,然后我发展了一程度以后,我说我现在条件可以了,考虑一下,是吧?再来,因为他是一个市场方面非常有感觉这么一个人,我想拉他过来。他说我现在也涨了,是吧,还是不行。其实有的时候,就是说不出来的味道,我觉得应该跟他的关系应该是叫特别好的一种。然后他就觉得每次都特别纠结,然后最后,不,最后有一次的时候,我放弃了,这个哥们就是这么一个缘分。因为有的时候比方说,像我现在我们公司一个同事,他也是在师大待了,我就跟他聊了两次,聊了两次把他讲完以后,他说他是从师大跳槽到了阿里然后他说,我的收入在那边给他砍一半,他说我来,干一把,那我说后来我问他,我说你为什么回来?他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将来的发展怎么样,他说我就觉得我相信你。所以我经常跟他们开玩笑,我说信任肯定是有价值的。

 

有的时候,忽悠兄弟上船,其实有的时候就找合伙人,有得很多时候是选择相信。那我觉得,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权力的游戏,我觉得那个,我们一定是要用最大的那个,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他们一个回报,这个我觉得应该大家都是互相的。我相信你,你应该相信我。

我有嘉宾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杨伟庆:李磊同学,实际上,在招人方面,他们公司做过一件事,这个刚才他也讲简单说过了,是曾经给他公司所有同事,配了一辆特斯拉,包括前台。下一次争取可以配蔚来或者配我们的时空电动,那这个主意是谁出的?为什么会出这个注意?为什么?当时怎么想的,是不是当时融钱融太多了花不了?

 

李磊:这个是我们董事长陈大年讲的。小公司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你会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人,你可能只能说有人进来就不错了,能招到人就不错了。所以你就不具备去挑人的能力。因为外面的人不了解你,而且我们很需要高端的这些人可能都在BAT,他们有很大的大饼在那边画着。但是我们招聘的过程当中,其实我想今天谈的是相杀,就是在人的这个问题上的相杀,因为在早期的时候会进来挺多人,有些可能也是你挖了很长时间,聊了很多轮他最后才进来的,但是随着企业发展的过程当中,你会发现慢慢有些人掉队了。然后这个过程你就需要把某些人杀掉,那真是很无情的。

 

我经历过的一个小姑娘,其实很早期就进到我们公司,可能工号前20名,然后进来我一说完了之后直接飙泪,飙得非常厉害那种,你自己也觉得很痛心。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把她换掉之后,来了另外的一个人坐这个位置,直接业绩就翻番了,所以我回过头来也在想,情感跟企业这两者,经营两者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一定去要去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那一个企业的发展肯定是以企业自由的生长生命力为最关键的因素。所以在某些时刻,你要去做这样的一个动作,以前有人讲过说,你没有开过人,你最好就不要招人。开人的过程我觉得对于企业或者那个人来说其实都是一个正向的发展。所以我认为在企业里边这个相杀,从人才方面其实也是有积极向上作用的。

 

杨伟庆:ok,我们刚才抛了两轮问题,这时间其实差不多了,第一轮问题我们问,合作竞争的这个伙伴,从这个话题当中听到了很多我们的台上的嘉宾的这个对于企业发展的一些思路,对于发展战略一些想法。我们后面问的是更多跟人有关的,就是大家最重视的这种人才的角度,向大家讲了很多如何招募新的高管?如何留住人才?

 

所以整个所有在座企业经营当中应该讲最重要的应该就是“取势明道”,道就是人道,懂得为人之道,取势,就是取得行业发展的趋势。这个就如我们长江的校训一样“取势明道”,剩下来就是优术,回家还要好好的干活,辛辛苦苦的把我们的目标和兄弟们一块干好。我们也希望说,今天我们这样的一个论坛,这个邀请我们台上的4位嘉宾一起,来去再次的描述说我们企业家的核心关注点就应该“取势明道优术”,跟我有嘉宾这样的一个新兴的创业公司共同成长,共同努力,我们也谢谢吴婷的邀请,谢谢各位,谢谢各位坚持到现在。

我有嘉宾 · 那些年,和我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

 

所属类别: 我有嘉宾年度首届年度峰会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合作支持     加入我们      意见反馈      免责声明                    ©2016 嘉宾传媒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860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