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看 点 >> 我有嘉宾吴婷对话《冈仁波齐》主创路伟、张杨:垃圾观众与垃圾作品哪个先行?| 嘉宾观点

我有嘉宾吴婷对话《冈仁波齐》主创路伟、张杨:垃圾观众与垃圾作品哪个先行?| 嘉宾观点

作者:嘉宾派掌门人来源:我有嘉宾 日期:2017年7月10日 18:24 浏览次数:

嘉宾派是无边界的移动商学院,致力于标杆企业深度访学。嘉宾派·《冈仁波齐》观影会上,我有嘉宾、嘉宾派创办人吴婷,《冈仁波齐》出品人路伟,导演张杨,影片发行人、天空之城影业执行总裁张彤,FIRST青年电影展创始人宋文,在影院观看《冈仁波齐》后,与现场观众一起讨论了商业环境下艺术电影的生存现状以及电影从业者们的坚持与梦想。

《冈仁波齐》拍摄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对于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各位电影主创分别是怎么看的?点击观看嘉宾派·《冈仁波齐》观影会现场精彩对话,揭晓答案。

Part1:是生活改变了电影,“灵魂之路”沿信仰出发

吴婷:特别感谢张杨导演、路伟总、宋文先生、张彤总过来跟我们大家交流。路伟让我今天一定要“惊天一问”,因为最近张杨回答了太多重复的问题。那么,张扬导演,最近你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图为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

张杨:各种问题太多了,问最多的就是:为什么要拍这样的一个电影?其实就是以前总去西藏,有这么一个情结吧。这个电影实际上是十几年前就想拍的,但一直没有机会,那时候条件也达不到,直到2013年、2014年才算完成了我的一个夙愿。

吴婷:我注意到了这个影片的英文名,叫Paths of the Soul,灵魂之路。Paths是复数,好多条路,我想问问都是哪些路?这个灵魂之路终点是哪?

张杨:Paths of the Soul,灵魂之路,灵魂之旅。这个电影是有关信仰,对英文我也不太了解,英文名字是我们的海外发行商起的,不过我觉得还是贴切的。

吴婷:的确有好多条路,有的时候我看是青藏公路,有的时候是泥泞的路,有的时候是雪崩的路,我看到青藏公路还在和嘉宾派的帮主探讨,我说要感谢党修了青藏公路,不然滑溜的没那么快(众人笑)。咱们拍这部电影,初衷和路有什么关系?

路伟:如果是我来做这个英文的片名,我肯定不用复数,而是用单数。你知道它的开始点,也知道它的结束点,在我心中这就是一条路,是一种修行也好,创业也好,生命也好。在电影里,这条路上有生,有死。就像生命是一个单线程,除非我们到了下一次。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就是从普拉村到冈仁波齐,从物理上和心理上都是一个方向,是单数。

吴婷:恩,单向街。刚刚你说到“有生有死”,我们都看到那个可爱的宝宝出生之后,土登喇嘛抱着他念叨了半天,这个镜头还挺长的,念叨的是什么?也没有打字幕。

张杨:就是念经文。实际上我们现在只是剪了一小段,她抱着孩子念了非常长的一段经文。大概就是祝福的意思。

吴婷:您是编剧,这不是你刻意的安排吗?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

张杨像这种其实它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比如真正拍摄的时候,机器往那一架,这个土登喇嘛说了整整两个小时,我们就一直拍了两个小时,像这种它就带点半纪录的方式。然后所有东西拍下来以后,我们后期觉得需要的部分就剪进片子里。

吴婷:这个电影里面都是非职业演员。跟你之前的拍电影合作的演员是很不一样的,您觉得他们在这部戏里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和职业的演员比起来。

张杨都很自然,因为都是演自己。比如像尼玛扎堆和另一个人在磨青稞的时候说要去朝圣的事,当时我和摄影师看着他们俩演这一幕的时候,感觉完全是罗伯特·德尼罗和阿尔·帕西诺在对戏。他们俩非常沉稳,然后我们说再来一遍,每一次他们重复,停顿节奏的点都非常对,所以其实有时候给我了一个惊喜,我觉得他们比专业演员可能一点不差。

吴婷:他们以后要爱上演戏了怎么办?

张杨:应该不会,电影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遥远的事。即使这个电影放映了,他们也不希望这个电影去改变他们的生活,或者带来一些其他的东西。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图为《冈仁波齐》导演张杨

Part2:每种电影、每个观众都应该被尊重,跟“喂什么”比,观众吃下去的感受更重要

吴婷:接下来我们聊聊市场吧。刚才问了张杨导演,这部影片已经超出预期的实现了票房。前段时间冯小刚的一句话被大家热议: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后来我昨天看到李宗盛说了一句:你喂观众猪食,观众就变成猪。这是两个逻辑,是反过来的,你们认同哪个逻辑?

宋文:这些话题很有意思,但我觉得讨论本身有偏颇。

我们为什么要进电影院看电影?是期待进入“他人”的时间的,通过“他人”找自我认同。你想认同电影里的情感,你想认同他人对生活的理解和方式。我记得小时候去看电影的时候还挺神圣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我觉得电影给你的感受无外乎两种,一种是愉悦的,一种是非愉悦的。很多电影会给你大悲或者大喜感觉,但那是你情绪的反应,事实上我是把它理解为非愉悦的。因为当你离开那个荧幕,那个感受很快就消失了。无论是文学作品、诗歌、音乐和电影,它终极的艺术体验就是愉悦。我看了两次《冈仁波齐》,还是有非常强的心理上的愉悦。我的观点就是,看《冈仁波齐》,你是可以获得心理上的愉悦的。

吴婷:张彤总您笑挺开心的,您什么见解?

张彤:我开心是因为,从这个片子上线之前一直到现在,这个话题在我们这些人当中反复被提及。

这个问题我从两点来说,首先我觉得烂片子孵化烂观众,烂观众催生烂电影,这两种因素同时并存。就像玫瑰花一样,玫瑰花下有刺,刺上有花,就看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时间,呈现出以谁为主的状态。在当下这个时间。我个人认为,烂观众催生烂电影这个因素或许会大一些。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图为《冈仁波齐》发行人、天空之城影业执行总裁张彤

吴婷:那您在发行这部影片的过程当中,看到了多少烂观众多少好观众?

张彤:这是个好问题。我们在做这个电影之前,很多人祝福我们说,希望把这电影票房做到400万以上,但愿你能有200万票房……这样的话非常多,我们的发行执行团队雄心勃勃立下了军令状:我一定倾尽全力把这个票房做到一千万。大家都知道在这片子上线四天半的时候已经破千万。这个片子呈现出的状况跟人们原来的预期有这么大的差别,就是我们选准了,谁是这个片子的受众?就是大家,谢谢大家。

吴婷:此处是应该有掌声。

张彤:其实这个问题不光大家关心。我们首映礼的时候请来了朴树。朴树是怎样一个人?有出版商给他出钱做了专辑,专辑要发行的时候让他来站台,他都不去,他是负责唱歌和做歌。

为了张杨这个电影,他刚刚结束杭州演唱会的第二天就赶到上海来参加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说明他对于张杨和这部电影很认同。他当时问我了一个问题,就是刚才你问的,为什么现在这么多烂电影?那时候冯小刚是刚刚说了那段话,我的回答约等于冯小刚那段话。之后我又补充了一句,所以说你现在做的这个事情就特别有意义,就是在用自己的行动力感染力去支持一些认真做电影的人,这些人得到支持,就能够带动更多认认真真看电影的人,用这些人再去点燃其他人。而最初走在一起的这部分观众,他们是火种,他们会用自己的朋友圈、微博、口碑等方式把这个电影传播出去。

吴婷:现场的大家都听到了,朋友圈微博口碑都要用上哈。路伟你觉得垃圾观众和垃圾片哪个先行?

路伟:其实这个问题在我这儿都不存在。每一个电影都有它自己的观众。这句话是导演说的。我们就让能看到这个作品的人,喜欢它的人,看到它,喜欢它,推荐它,就OK了。比如我不爱吃甜食,你要把甜品给我,糟蹋了;把辣椒给我,我就觉得好。就是要看人倒酒,看人下菜。我觉得每个作品都是由N多艺术家、N多人辛勤做出来的,每个观众都是花钱来看的,都需要被尊重。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图为《冈仁波齐》出品人路伟

Part3:艺术电影让观众有表达欲望,作品和市场可以共同仰望星空

吴婷:好,谢谢。现场的朋友们,轮到你们了,来一些惊天一问。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梦霞,央视女主持人。

贾梦霞:我刚才发了一个朋友圈,我说不管在任何时代,其实都还是有人可以去坚持选择意义选择永恒选择经典,我们不需要把责任推给别人,如果你能做,你就去做,不需要说垃圾电影还是垃圾观众,因为每件事都跟你有关。

我还想问导演一个问题,大概20年前,您做的电影叫《爱情麻辣烫》,跟这个宗教题材的电影看起来是相差很远,但是它们是不是有相通的地方?并且我想这个发心不是三年,不知道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做这件事情的?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图为亲见传媒创始人、前央视主持人贾梦霞

张杨:可能十几年前,我就想做这个片子。《爱情麻辣烫》有它出来的各种客观条件,虽然有很多商业的元素,明星的加盟,音乐的使用等,但是讲的故事,讲到关于人的东西,还是我自己真正想表达的。我这一路拍电影拍下来,这点我对自己还算满意。前几年有好多人拿了剧本找到我,包括好的剧本、演员蛮好,让我来导,我总觉得这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从第一个电影开始其实都是自己编剧,就是要从你脑子里长出来的东西,坚持非常重要。可能你每个电影的故事、风格有时会不一样,但是你是个什么人,其实你的电影总是能或多或少透露出来。

吴婷:我顺着这个问题再问一下,我们刚才引用的所谓垃圾、猪食,它是比较极端的说法,其实我觉得在引领和迎合之间可能有临界点,那在张导您的心目中,这个临界点在哪里?这部电影里有没有适当的妥协?如果有,出现在哪?

张杨:这个电影基本上算做得比较纯粹的,没什么妥协的地方。之前有些电影,可能自己在商业和艺术上还有点摇摆,像这个电影都不想商业了,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很自由的一次创作。所以对我来说,确实像刚才那位观众说的,很纯粹。可能电影的纯粹,也跟你这个人内心的纯粹有直接的对应。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图为嘉宾派·《冈仁波齐》观影会现场

现场观众:看完这个电影我的感觉是比较震撼。因为最近我跟很多人发生了辩论,关于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救世主。我觉得跟这部电影是非常契合的。我的观点是,无论是知识分子还是实业救国,他们是救不了每一个人的,拯救自己的必须是自己。影片里这一波人通过这样一种原始的方式,我认为他们是在救赎自己,这就是给我们的震撼。我就想问一下导演,在拍这个电影的时候,从拯救自己的角度来讲,是不是当时有一些特别的设想在里面?

张杨:我拍这个电影的过程,也是一个修行的过程吧。他们用身体实际地在修行,其实我也一样,花了那么长的时间生活在这条路上,通过拍电影,通过这样极端的生活其实也是寻找自我的一个过程。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路伟:上个月在戛纳电影节遇见宋文,他跟我说他跟《冈仁波齐》有特别的缘分,很想听听到底是什么样的缘分。

宋文:我是在荷兰鹿特丹电影节第一次看的这个电影。我原来看中国的一些媒体报道说,我们国家的艺术电影,国外观众会起立鼓掌,不是像我们这边字幕还没走完观众就走了。那一次差不多两千人的场,观众鼓掌之后,导演站在台上挺不好意思,说你们别再鼓掌了,那时候我还挺震撼。

后来我作为电影节的工作者,去年7月29号,我们邀请张杨导演去了青海湖边,做了一件特别仰望星空的事。我们在青海湖畔做了一场露天放映,导演还邀请了很多活佛到现场,那真是一个特别有仪式感的观影行为。

所以我昨天发微信就说,以后的电影肯定要分为大荧幕和小屏幕之分。有些电影它就只能在手机上去看,而看《冈仁波齐》要去电影院看大荧屏。至少在今天,你可以把它当作一种生活的仪式。我看今天好多观众都特别想说话,中国观众太需要说话了,这些电影都让他们有话要说。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图为FIRST青年电影展创始人宋文

路伟:我和吴婷我们都很熟了,我知道这个姑娘太犀利。其实我想问一个特别柔和的问题。你在财经圈做了那么多年,像这样的一个片子,如果你是制片人,你愿不愿意花一年的时间让导演去拍?第二就是,你作为一个观众,看完这个片子,你内心的反馈是什么样子?

吴婷:你还真是问对人了。作为一个制片人,我曾经花了两年的时间在山里拍蜜蜂,做了一个纪录片,后来得了一些国际的奖项,当时这个片子我们的理念是一只蜜蜂是昆虫,一群蜜蜂是哺乳动物,一只蜜蜂和一群蜜蜂在大自然里的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纪录与自然有关的事情,这和我的内心所向很一致。但是现在没有办法,生计所需、责任所需等等不得不整日忙碌。不像张杨导演每天待在云南茶马古道,很悠闲,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心境拍出这么好的片子。

那么作为一个观众,其实像你刚刚说的,我天天接触这些尘土飞扬的财经人士,自己的心态好像真的有一点变化了。刚才跟嘉宾派帮主、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在看片子的时候,我说看到现在我好像没有太多感觉,他说我已经感动翻了,你不觉得吗?我说你感动什么,他说你看那个孩子已经出生了,他一定会在那个车上慢慢长大的。我当时就在反省,我觉得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被这样的作品洗礼,走到这个场景里去浸润自己。

今天谢谢张导演,宋文的FIRST青年电影节也一直致力于推广这个文艺电影,张彤也是在这部电影的发行中做了很多工作,路伟更不用说了,这部电影的出品人,每年3000万到5000万专门投资艺术电影。我觉得大家都是引领市场的人。很多人天天说要去迎合年轻人,一些所谓算法的内容平台都在迎合,但是我觉得做文化的人一定要有责任去引领。特别感谢今天给大家精神力量的人,谢谢你们。

张彤:谢谢。最后拜托大家回去之后把你们的感受分享给自己朋友,让更多人可以看到这部电影。我们的电影上映的时候面临着《变形金刚5》等排片压倒性的优势,但是我们相信这个片子就像这些磕长头的人一样,会走得很慢,但一定会走得很远。

《冈仁波齐》主创是怎么看冯小刚的言论:“有垃圾观众才有垃圾电影”的?

< The End >

* 版权声明:本文系我有嘉宾原创,转载请务必联系我们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举报

 

所属类别: 看 点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合作支持     加入我们      意见反馈      免责声明                    ©2016 嘉宾传媒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860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