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我有嘉宾年度首届年度峰会 >> 易定宏的秘密:资本进入纯互联网教育,成功的不到1%

易定宏的秘密:资本进入纯互联网教育,成功的不到1%

作者:易定宏来源:我有嘉宾 日期:2016年10月21日 16:52

文/易定宏,华图教育创始人

摘自易定宏先生在我有嘉宾年度峰会“创业不能说的秘密”上的分享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是我有嘉宾的年度峰会,同时也是吴婷的生日,所以我们大家以掌声祝她生日快乐。前两天,我刚从美国回来,吴婷叫我一定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现在一般这种场面很少出去讲话,都是在大学讲课,但是吴婷作为一个创业者我一定支持。我说讲什么呢?她说你是不是讲讲“守业”。当时,我就想,我讲守业?华图教育去年增长的是100多万,估计今年的业绩也会很不错。作为一个企业家,特别是创始企业家,我认为,在他的心目中就没有“守业”这两个字,他要么就是在创业的路上,要么就把这个企业创死了,所以我想我讲 “守业”不合适吧。那讲什么问题呢,作为企业家,要讲就讲干货,那我讲一个能够让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所以我讲的问题就是,有关企业文化的问题,特别讲这个“企业文化N+1”。

 

我认为文化在一个企业中是最重要的,在一个国家中也是最重要的。很多大学教授讲课的时候,他认为这种企业文化不是特别重要了,作为我们个人体会来说,我认为企业文化是最重要的。刚才庆峰兄的讲话,我也是热血澎湃,他也讲到科技的应用,因为我也是学计算机的,我都想再去创业,也想搞个计算机的公司了。包括他的高管的稳定性,特别这么一群知识分子,你如果保持他的稳定性,绝对不是因为你的管理水平很高,你的考核很好,或者你给了很多钱,他留下来了,不是那么简单的。那是因为什么呢,我认为,最主要的是因为“文化”,是庆峰兄那种分享的文化,社会的责任感,为国家为民族增光的情怀,把这么一批人留下来了。华图教育呢,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太多教的,但是唯一教的,就跟庆峰兄有点相似,作为一个教育企业,这么一个小知识分子群体,我是从06年开始做这个教育培训,这么多年来这个高管团队也基本都是稳定的,基本没有离开华图的。要有离开华图的,都是我让他退休的。华图的高管基本到40岁、45岁,必须退休,包括我本人。

 

为什么华图教育这么多年这个团队会这么稳定,我认为跟文化有关。所以接着讲一下这个企业文化,我认为华图是比较成功的这么一个企业文化。讲到N+1,特别强调这个“1”,我首先讲这个“1”,我在长江商学院读过书,我发现长江这么多企业家,每个人性格不一样,特点不一样,能力不一样,但是它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几乎都有,就是执行力很强,说到做到。但是也有个别不怎么成功的,那是因为执行力不行。所以这个“1”就是执行力。在华图,我特别强调这个执行力。这不是因为我是湖南人比较强势,是经过研究发现的,执行力是最重要的一个企业文化。因为我们经常讲狼性文化,其实仔细研究,它就是一个执行力文化。很多人讲狼性文化,我见到时就笑了,我们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像狼学习呢?我们比狼不是强多了吗?那我们把它规范一下,学术化,就是执行力。

 

为什么执行力这么重要?我们看看国外,美国哪个大学培养的CEO和这种企业家最多。你们觉得呢?不是哈佛,也不是斯坦福,是西点军校。西点军校为什么培养的企业家和CEO最多呢?这个是值得我们在座的所有企业家们值得去研究的。这是偶然的吗?是来到西点军校之后不走正道?走歪门邪道能培养成这么多企业家是不容易的。这是一个例子。那就是西点军校的重要性。西点军校为什么能培养这么多企业家,我认为核心是因为它是个军校,特别强调执行力。

 

再看国内。从老一辈的企业家、创业者到现在,我们数一数,在你们心目中最尊敬的企业家有哪些?或者说影响力最大的企业家有哪些?当然在座的各位也可能影响很大,我举几个更老一辈的革命家,柳传志、任正非、王石、当然还有大连万达的王健林,我讲的都是熟悉的,大家可以看看他们的履历。他们一个共同特点,都是军人出身。这难道是巧合吗?一个的话是巧合,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的话,对于我们学理工科的来说,那就符合统计学的规律了,它不是巧合了,是必然性,那为什么他们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功?我总结核心是因为他们有很强的执行力。执行力是一个方面,当然也有很多企业家也有执行力。那是因为他们是军人,他们更知道企业的边界在哪里,他不越界;因为很强的执行力,所以,他们可持续发展能力最强。所以在这一点上,在华图的整个具体过程中我对执行力是极其重视的。大家都能看到华为的文化,我也看华为很多书,因为任正非是我的偶像,特别敬佩这个企业家,但是我发现华为所有的书写来写去,最核心的一点,还是他的执行力。想一想,在非洲那些战争的地方,那些贫穷的地方,炮火来了。只有华为人,都能留下来工作。这种执行力,是很难的。包括他们分派在全国所有的总经理换来换去。你们的企业能实现吗?很难,那为什么不能实现?那就是文化问题,企业文化问题。

 

我有嘉宾·易定宏的秘密:资本进入纯互联网教育,成功的不到1%

另外我看到很多的抱怨,抱怨说八零后难管,九零后难管,零零后难管,但是你看看华为抱怨了没有?我们华图也没抱怨。为什么不抱怨呢?只要有一个很强的企业文化,不管你是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你都是华为人,你都是华图人!这个时候应该有掌声。真的,我认为,只有这么一个很强大的企业文化以后,你不管他是哪一代人,人是可以培养的,人是可以学习的,人是可以进步的,人是可以改造的。想一想文化大革命,我不是给他唱赞歌,你能想象文化大革命吗?我们这种七十年代左右生的人都能看得见,但想象不出来为什么当时能有这么多的情况?其实那也是一种执行力的体现。毛泽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是能让一个群体,迅速地产生一个很强的执行力的这么一个伟人,或者说一个能量很大的人。做企业家,我认为学这个很重要。

 

执行力这一块怎么培养?我们第一个从理念上解决问题。华图有一组专门的课,必须是总裁去讲,新来的员工要讲,这个是从理念上解决问题,把执行力整个的执行速度、执行效果,他的个人的执行力,他的团队的执行力等等形成一个理念体制,要在员工中去灌输。

 

第二个,在干部的整个任命过程中,执行力是一个很重要的考核指标。我第一个会看这个总监、这个副总裁执行力强不强,执行力不强不用考虑。

 

第三个,领导干部,肯定是以身作则,这是毋庸置疑的。假设说,你自己做不到,你就不要要求员工做到。我看过一个企业的文化,是说他要做很善的企业,这个企业不小了,还用各种佛教做宣传,要做一个善良的企业。但是我后来发现这个企业它的股权很集中,就一个老板有股权,其他人都没有。后来我就跟他开玩笑了,我说这种企业,他的“善”做不出来,你要善良的话,老板先把股权给员工们分一下,或者给高管们分享。你自己不善良怎么可能培养出善良的文化出来呢?执行力也是这样,第一个你自己必须要做到。因为我这两天确实是忙,我刚刚从美国回来,明天要去英国的,家里一大堆事。吴婷叫我今天中午吃饭,我本来不来的,她说生日,那我必须来。来了以后她又怕我走了,所以派个人盯着,“你盯着易总别走了”。我说,你不了解华图吗?你要了解华图的文化,他答应的事肯定会来。哪怕刀山火海也必须来。所以这就是执行力文化,我本人就这样。只要我在国内,每天肯定准时上班。她说你为什么不打打高尔夫球?我说高尔夫球的节奏太慢了。实际上并不是高尔夫球的节奏太慢,是因为我们不能打高尔夫。因为假设今天不上班,你要员工去上班,你还要求他有很强的执行力,怎么能做的到呢?那我什么时候打高尔夫?等我把董事长辞了,我肯定去。我们要对我们的企业文化负责任。

 

因为是“N+1“,还有其它的包括分享的文化,包括包容的文化,认知很多各种各样的文化,公益的文化,那我就不一一讲了。今天主要给大家分享的就是执行力的文化。希望对在座的各位有所帮助,当然有些讲的企业家,他处于创业阶段,觉得自己的执行力不怎么够,或者企业的执行力不怎么够,可以找我,我可以来给你们企业讲课,我也可以请老师来给你们讲课,逐步培养执行力。但是我要告诉大家,对一个企业来说,对于一个组织来说,执行力极其重要的,执行力从我做起,谢谢大家。

我有嘉宾·易定宏的秘密:资本进入纯互联网教育,成功的不到1%

 

我有嘉宾·易定宏的秘密:资本进入纯互联网教育,成功的不到1%

我有嘉宾 · 快问快答

 

吴婷:易董不愧是搞教育行业的,说话特别有渲染力。虽然和早上倪总一样是湖南话,讯飞转写的准确率略低一点点,但是大家都听得非常受益。还是有一些问题带来要问您的。您是做教育行业的,我们翻出来2014年您说过这样一句话,说:“资本进入纯互联网教育,99%会失败,你现在怎么看这句话?”

 

易定宏:这个结果基本出来了。你可以叫庆峰总,你们搞科技的统计一下,看我这个话对不对。我以前讲大家都不相信,甚至在网上还批评我,说我比较保守,说我不懂互联网,你也知道我是学互联网的,我学互联网,怎么能不懂呢?但是客观的情况就是这样的。目前都是纯互联网教育,可能是趋于,刚才庆峰兄讲的,那么一个热潮的阶段,还没到一个成熟的阶段,所以,很多做纯互联网教育企业现在都是在转型,就我所知都在转型。

 

吴婷:在转型当中?

 

易定宏:对,所以以前我觉得是99%会失败,1%会成功的吧?

 

吴婷:1%不知道什么情况。

 

易定宏:那我觉得我当时讲的话还是有点保守的,其实没有1%成功的。

 

吴婷:那你觉得现在互联网+教育在转型阶段最大的瓶颈是什么?

 

易定宏:因为教育一个是教,一个是育。“教”在哪里都能实现,在互联网业可以实现,在地面都能实现。但是“育”是有温度的,要有气场,有氛围的。“育”是一种带有管理性的东西,纯互联网是很难解决,目前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它目前最舒服的一个模式还是o2o。“教“的方面在互联网可以实现,但是”育“的方面可以通过地面来实现。

 

总的来说我跟在座的讲一句话,不管是互联网还是地面,一切以效率来计量。假设效率高,效益好,那就是好的。假设效率低,不论是从生产力还是生产工具角度来说,效率低,效益差,那就是差的。所以不要太在乎是互联网还是地面的问题。你现在看阿里它不是都往地面走吗?他为什么要投资滴滴打车?他为什么要投资那么多地面的一些东西?那就觉得老在空中飘,不落地也是很难的。所以作为我们企业家的应该理性的对待这些工业革命的这种技术进步,它能提高我们的效率我们用它,不能提高我们到效率我们就不用它。这是我的一个想法,谢谢。

 

吴婷:您觉得在教育这个垂直的领域里,未来有没有可能出现一家类似BAT这样量级的公司,它应该具备哪些特质,如果有的话?

 

易定宏:我认为在教育里面早就有BAT这样的公司,像新东方,像华图教育,这不都是BAT吗?

 

吴婷:此时应该有掌声吧。

 

易定宏:因为教育是做黄金产业的,他做的是金子产业。你做几百亿、几千亿的产值或者市值,那不切实。但是阿里他是做钢铁产业的,那钢铁产业你搞多大的产能那是都可以的。你听过哪一个国家的金子产量会超过钢铁产量?所以我们不能以这个产量体现这个企业的品质,应该是以这个企业的本身的属性体现他的品质。教育企业好在哪里?因为所有的企业,无非是一个企业效益、一个社会效益。社会效益就是回报社会。那作为教育企业来说,教书育人,在做企业的过程中它就是一个社会效益很强的工作,还能赚钱。你说是不是比BAT感觉好?至少我感觉跟马云没什么差别。我感觉还好一点,没他们辛苦。而且我还是搞教育的。有时候有人批评他别的东西,没有人批评我别的东西。我感觉很好,自我感觉良好。

 

吴婷:太棒了,我们对您感觉也很好,掌声表示一下,谢谢易董。

 

易定宏:总的来说,就是我们热爱这个行业,干这个行业一定是因为我们这个行业确实是好的,要是不好的我就不干了,对吧?

 

吴婷:好,跟刘总刚才话说的是一样的,一定要热爱它才能把它干好。谢谢易董,谢谢!

 

所属类别: 我有嘉宾年度首届年度峰会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合作支持     加入我们      意见反馈      免责声明                    ©2016 嘉宾传媒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860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