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我有嘉宾 >> 吴婷对话周剑:我的机器人未来观你不懂 | 我有嘉宾

吴婷对话周剑:我的机器人未来观你不懂 | 我有嘉宾

作者:我有嘉宾来源:我有嘉宾 日期:2017年10月25日 17:06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编者按:

他卖掉三套房子,砸掉2000万,卧薪尝胆投身机器人创业,将优必选从2015年3亿美金估值,用1年时间冲到40亿美金,缔造了全球估值最高的机器人帝国。

他言行无忌,浑身上下散发着“舍我其谁”的强悍气场:“如果这个企业不是全球第一个,那么就不值得我敬佩。”直言中国现在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值得他敬佩。

他独具慧眼,直击关键环节研发,终让产品在春晚一夜爆红。面对随后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他内心早已勾勒出稳如磐石的战略宏图:“不要问我这个是不是方向,我决定了是方向,那么它就一定会到来。”

他就是周剑,优必选创始人,本期《我有嘉宾》的主角。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584篇文章

3888字 | 阅读6分钟

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应用元年”,AI技术正逐步渗透到人们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一年,AlphaGo Zero——打败人类围棋第一高手柯洁的AlphaGo Master的 “同门师弟”,在从零自学围棋21天后,便将“师兄”击败;重型机器人EaglePrime和Kurata进行了约架对决;学霸AI-MATHS参加了当年的数学高考……技术的日趋完善正促使着人工智能技术加速从研究转向应用。有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在机器人技术方面的支出将占全球支出的30%以上,成为世界最大和发展最快的机器人市场。一股让人瞠目结舌的机器人创业热潮,让万千投资人、创业者兴奋不已,流连其间。

然而在优必选创始人周剑的心目中,喧嚣的表象下,却隐藏着另外一种被人们视而不见却又无法回避的商业逻辑。他断言,当前机器人产业扎堆创业的“繁荣”春天,隐藏着“很大的虚火”,“未来,八九成的机器人创业公司都要死掉。”

周剑是在一年前,对自己的同行,做出如此评价。他的话语就像一把炽热而锋利的刀子,将人工智能领域的现象界泡沫,毫不费力地戳破。

这是一个强悍的创业者,既运筹帷幄也充满焦虑。每次发言都能激起轩然大波,面对竞争者,有人说他狂妄,有人说他慌了……可是他从来都没所谓,继续言行无忌地自说自话,成为人们眼中不知天高地厚的典型。

那么现在,一年时间过去,周剑在干什么?他的机器人王国发展到什么程度?他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你会好奇他的世界观吗?

2017年,《我有嘉宾》节目组特约观察员吴婷赴深圳采访了周剑。通过这期节目,我们想呈现的,并非只是一个创业者的生活和工作。而是想从他个人的经历中探寻中国人工智能制造业发展的脉络。

在中国的机器人创业历程中,周剑是一个让人无法回避的名字,他是当年最早入局的一批人,在行业局面并不明朗时,站在机器人潮头的分水岭。从籍籍无名,到一战成名,他的名字和人生履历,伴随着中国机器人制造产业横空出世,他的变化亦令人耐人寻味。而理解了他的故事,也就理解了中国的机器人制造,乃至理解了这个时代中国创业者的商业逻辑和精神境况。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崛起

出了深圳机场,节目组搭乘周剑的车前往他的工厂。一过学苑大道,拔地而起一大片厂房,这就是深圳市优必选科技有限公司的王国,周剑,是这片王国的主人。

可以想象,这个企业已经占据了国内人形机器人产业的一部分份额,在这座城市乃至全中国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但在周剑脸上,我们却看不到成功后的志得意满,相反,他的脸上充满忙碌。

他告诉吴婷,在采访前一天,他刚刚跑到上海签了一笔大订单,“我的投资者非要拉我去吃个饭,昨天与人喝酒了,晕乎乎的。”

“所以与迪士尼签了一笔大单?”吴婷问道.

“对的。”

周剑出生于1976年,上海人,七零后的他称自己为“老同志”。平头,T恤,牛仔裤,语调略快,思路清晰,理性大于感性,看到周剑后,略微寒暄了两句,基本上就判断出,这是个非常精通技术的创业者。

但如果你把他仅仅看成一个搞技术与科技的Geek,你就错了,因为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力场,这种力场叫“掌控者的味道”,由某种内严外弛的眼神和咄咄逼人的语调组成:“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的公司,你是全球第一个吗?如果你不是,你不值得我敬佩。

整个2017年,周剑的日程异常紧凑:1月,和亚马逊合作推出Lynx;5月,发布了面向B端的Cruzr;6月,联合腾讯发布Qrobot Alpha;10 月,与迪士尼合作推出第一秩序暴风兵机器人。到了采访时,我们依然能深刻感受到他工作时的节奏——当他从走廊的另一端走过来的时候,沿途会冒出各部门的负责人,边跟着他边见缝插针地汇报情况、请求指示或要求签字。几乎所有的优必选员工对周剑都充满了崇拜和敬畏之情。但疾速增长的公司业绩,并未让他享受到愉悦,也未曾改变他行为习惯的底色。匆匆进食、凌晨之后睡眠、穿梭于世界各地的机场,已成为他固有的生活。

“如果哪天我真的停下来了,那简直是不敢想象。”周剑如是说。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困境

和很多人一样,周剑最开始做的事情完全和机器人无关。他曾是知名外企的高管,后辞职在上海开了一家机器制造工厂,年纪轻轻,就身家近千万,购豪宅,开豪车,顺风顺水,春风得意。

也许如果没有接触过机器人,周剑或许不会改行。但命运给了他另外一个机会。2008年,他去日本工作,被一场人形机器人的展会吸引,在那以后,回国后的周剑便拿出自己银行账户上所有的流动现金凑了2000万元,一头扎进了机器人产业。

“当年我们是很苦逼的,机器人是所有的创业里,最累的那种,方向从来没有明确过。”一切,都因为用户的接受度低、技术的门槛高、牵扯的行业太多太复杂。在众多线头中,周剑最终决定从做硬件起家,抓住舵机这个关键环节。

舵机,通俗点说,就是机器人身上的“关节”。当时,世界知名的人形机器人——NAO和Pepper都是直接购买舵机生产,一个使用20个舵机的人形机器人价格最低也要1.5万元,而这也是许多人形机器人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

2012年,周剑成立了深圳优必选科技公司,决定死磕“舵机”的成本,解决机器人“关节”扭动的问题。原以为砸个几百万就能做出点东西来,没想到一晃五年,几千万都进去了。尽管后来,周剑将舵机的成本降低到了几千元,但偏偏这时,大量的研发成本,差点让厂里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当时我卖了三套房子,当时的价值是在2500万到3000万。”回忆起过去,周剑感慨万千,“坦白讲,我想过失败,因为我当时确实骑虎难下。”

周剑告诉吴婷,卖房子的当晚,他曾经悄悄的哭过。显然,那几年,他经历过难堪和痛苦的生活,感受过“最苦寒江似酒,将人醉过深秋”的绝望。但好在随后,转机终于来了,“2013年,我卖掉了最后一套房子,但也就到2013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拿到第一笔投资。”

2013年,比亚迪创始人和清华力合以1000万投资入股。而舵机显然是投资方最为看重的一点,“有了很好的舵机,机器人的运动能力就会非常强。”真成基金管理合伙人李剑威,对优必选的硬件优势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正是由于这一硬件的优秀性能,在随后给周剑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一夜成名

2015年是周剑的幸运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春晚,给他的产品打了一次最大的广告。

农历猴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在万众红包与朦胧睡意中,全国观众迎来了全场的第一个高潮——机器人共舞《冲上云霄》。参与演出的机器人是深圳优必选公司的Alpha1S。540个机器人,4个方阵,呆萌的双眼,伴随着“冲冲冲,冲向世界的颠覆”的音乐律动,机器人高举双臂,随即倒转而立,双腿挥向空中。

所有的机器人都是通过优必选的“舵机”来控制各个关节,按时间顺序向不同的角度移动。尽管现场共540台机器人,实际准备的数量是720台,涉及加工的机器人数量超过1000台。优必选必需保证,这些机器人之间的同步误差要达到了毫秒级别。

这是Alpha1S第一次在千家万户前亮相,不容半点差错。当天,周剑一直守在深圳的电视机前忐忑不安,但好在结果顺遂人意。2016年2月7日晚,在克服了充电、信号覆盖、动作同步、间距小等问题后,在孙楠的歌声中,所有机器人毫秒不差地完成了所有编程动作。表演一结束,5分钟之内,一篇叫做《国产机器人优必选亮相春晚》的帖子立即刷爆朋友圈。“春晚机器人”立即冲上了百度热搜榜。

在这个以江湖争斗为最大看点的世界里,优必选一战成名。2015年,优必选的估值还只是3亿美金。一年后便高达40亿美金,而周剑也一跃成为中国机器人产业最为风光强势的角色之一。

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人气飙升,无疑会给企业带来销量和订单。但人气带来回报的同时,也会带来纷争。

打开互联网,会发现在猴年春晚大放异彩的机器人Alpha1S官网定价仅为2999元。对于这样的一款产品,有人质疑,技术含量到底能有几何?有业内人士对优必选的产品表示不屑,称这款曝得大名的Alpha 1S只是一个集成度比较高,功能比较丰富的人形玩具罢了。甚至有人对优必选的商业价值提出质疑:“很难把一个会跳舞的机器人,归纳成一个纯人工智能公司,它能解决了什么问题呢?”

在采访中,吴婷也向周剑抛出了这些尖锐的质疑,但他并未急着辩解,而是给我们算了一笔账:2014年,优必选的销售额仅为190万元人民币,但在2017年这一数字将蹿升到大约12到15亿,而为公司创收立下汗马功劳的,正是被外界诟病为“低科技含量玩具”的Jimu与Alpha 1S这几款产品。

“销量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周剑的思路很清晰,“我很清楚,我今天做的事情并不是完全奔着我的梦想去的,只是让我的COO养CTO。”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未来

优必选的产品尽管高毛利,但净利润并不高,因为周剑将每年营收的45%都投入了研发,他并不满足于仅仅做一个机器人公司,他一直希望,优必选能够跨越机器人“软”、“硬”件之间的结界,打造一个类似于苹果商店的生态圈,为此,一方面他与科大讯飞在语音交互方面开展合作,一方面搞独立研发,布局图像识别,计划将2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投入到机器人视觉领域。“在双足机器人这块,机器视觉这块,我们布置的比较早。”说这话的周剑,已隐约透露出他对未来的野心,“对我而言,销售额的意义已经不单是我卖一台机器人要赚多少钱,而是这个机器人背后带来的大量的数据。这个才会让我们成为未来一家顶尖的公司。”谈起宏观战略上,周剑收起笑脸,眉宇间露出坚决。

聊起未来,周剑总是滔滔不绝,当采访最后,吴婷与他聊起他的终极梦想,他才松弛下来,双手抱在脑后,脸上露出神往的笑容,“我的最终目标要造出真正的大型双足机器人,未来,人机交互的消费中心一定是人形机器人。”在未来,人形机器人会被融入家庭被视为家庭成员,大家坦承交流、而终有一天,优必选的人形机器人将在运动控制和人工智能上将无限接近人。

“那你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呢?”

“那个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周剑直起身子,灿然一笑,对未来,他总有一种强大的信念,因为创业五年内,他一再重复经历着不断摸索、不断跌倒,再爬起来挺过去的过程,在每一个深夜,他一再在心底对自己重复一句话——

不要问这个东西是不是方向,如果我决定是方向,那这个方向就一定会到来。

(文/王小坤)

< The end >

《我有嘉宾》每周一晚23:30,锁定广东卫视,等你来看!为你带来深夜的思考,下周一(10月30号)吴婷对话凯叔讲故事创始人王凯,剧照先来po一张↓↓↓,下周见咯~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编者按:

他卖掉三套房子,砸掉2000万,卧薪尝胆投身机器人创业,将优必选从2015年3亿美金估值,用1年时间冲到40亿美金,缔造了全球估值最高的机器人帝国。

他言行无忌,浑身上下散发着“舍我其谁”的强悍气场:“如果这个企业不是全球第一个,那么就不值得我敬佩。”直言中国现在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值得他敬佩。

他独具慧眼,直击关键环节研发,终让产品在春晚一夜爆红。面对随后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他内心早已勾勒出稳如磐石的战略宏图:“不要问我这个是不是方向,我决定了是方向,那么它就一定会到来。”

他就是周剑,优必选创始人,本期《我有嘉宾》的主角。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584篇文章

3888字 | 阅读6分钟

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应用元年”,AI技术正逐步渗透到人们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一年,AlphaGo Zero——打败人类围棋第一高手柯洁的AlphaGo Master的 “同门师弟”,在从零自学围棋21天后,便将“师兄”击败;重型机器人EaglePrime和Kurata进行了约架对决;学霸AI-MATHS参加了当年的数学高考……技术的日趋完善正促使着人工智能技术加速从研究转向应用。有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在机器人技术方面的支出将占全球支出的30%以上,成为世界最大和发展最快的机器人市场。一股让人瞠目结舌的机器人创业热潮,让万千投资人、创业者兴奋不已,流连其间。

然而在优必选创始人周剑的心目中,喧嚣的表象下,却隐藏着另外一种被人们视而不见却又无法回避的商业逻辑。他断言,当前机器人产业扎堆创业的“繁荣”春天,隐藏着“很大的虚火”,“未来,八九成的机器人创业公司都要死掉。”

周剑是在一年前,对自己的同行,做出如此评价。他的话语就像一把炽热而锋利的刀子,将人工智能领域的现象界泡沫,毫不费力地戳破。

这是一个强悍的创业者,既运筹帷幄也充满焦虑。每次发言都能激起轩然大波,面对竞争者,有人说他狂妄,有人说他慌了……可是他从来都没所谓,继续言行无忌地自说自话,成为人们眼中不知天高地厚的典型。

那么现在,一年时间过去,周剑在干什么?他的机器人王国发展到什么程度?他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你会好奇他的世界观吗?

2017年,《我有嘉宾》节目组特约观察员吴婷赴深圳采访了周剑。通过这期节目,我们想呈现的,并非只是一个创业者的生活和工作。而是想从他个人的经历中探寻中国人工智能制造业发展的脉络。

在中国的机器人创业历程中,周剑是一个让人无法回避的名字,他是当年最早入局的一批人,在行业局面并不明朗时,站在机器人潮头的分水岭。从籍籍无名,到一战成名,他的名字和人生履历,伴随着中国机器人制造产业横空出世,他的变化亦令人耐人寻味。而理解了他的故事,也就理解了中国的机器人制造,乃至理解了这个时代中国创业者的商业逻辑和精神境况。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崛起

出了深圳机场,节目组搭乘周剑的车前往他的工厂。一过学苑大道,拔地而起一大片厂房,这就是深圳市优必选科技有限公司的王国,周剑,是这片王国的主人。

可以想象,这个企业已经占据了国内人形机器人产业的一部分份额,在这座城市乃至全中国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但在周剑脸上,我们却看不到成功后的志得意满,相反,他的脸上充满忙碌。

他告诉吴婷,在采访前一天,他刚刚跑到上海签了一笔大订单,“我的投资者非要拉我去吃个饭,昨天与人喝酒了,晕乎乎的。”

“所以与迪士尼签了一笔大单?”吴婷问道.

“对的。”

周剑出生于1976年,上海人,七零后的他称自己为“老同志”。平头,T恤,牛仔裤,语调略快,思路清晰,理性大于感性,看到周剑后,略微寒暄了两句,基本上就判断出,这是个非常精通技术的创业者。

但如果你把他仅仅看成一个搞技术与科技的Geek,你就错了,因为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力场,这种力场叫“掌控者的味道”,由某种内严外弛的眼神和咄咄逼人的语调组成:“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的公司,你是全球第一个吗?如果你不是,你不值得我敬佩。

整个2017年,周剑的日程异常紧凑:1月,和亚马逊合作推出Lynx;5月,发布了面向B端的Cruzr;6月,联合腾讯发布Qrobot Alpha;10 月,与迪士尼合作推出第一秩序暴风兵机器人。到了采访时,我们依然能深刻感受到他工作时的节奏——当他从走廊的另一端走过来的时候,沿途会冒出各部门的负责人,边跟着他边见缝插针地汇报情况、请求指示或要求签字。几乎所有的优必选员工对周剑都充满了崇拜和敬畏之情。但疾速增长的公司业绩,并未让他享受到愉悦,也未曾改变他行为习惯的底色。匆匆进食、凌晨之后睡眠、穿梭于世界各地的机场,已成为他固有的生活。

“如果哪天我真的停下来了,那简直是不敢想象。”周剑如是说。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困境

和很多人一样,周剑最开始做的事情完全和机器人无关。他曾是知名外企的高管,后辞职在上海开了一家机器制造工厂,年纪轻轻,就身家近千万,购豪宅,开豪车,顺风顺水,春风得意。

也许如果没有接触过机器人,周剑或许不会改行。但命运给了他另外一个机会。2008年,他去日本工作,被一场人形机器人的展会吸引,在那以后,回国后的周剑便拿出自己银行账户上所有的流动现金凑了2000万元,一头扎进了机器人产业。

“当年我们是很苦逼的,机器人是所有的创业里,最累的那种,方向从来没有明确过。”一切,都因为用户的接受度低、技术的门槛高、牵扯的行业太多太复杂。在众多线头中,周剑最终决定从做硬件起家,抓住舵机这个关键环节。

舵机,通俗点说,就是机器人身上的“关节”。当时,世界知名的人形机器人——NAO和Pepper都是直接购买舵机生产,一个使用20个舵机的人形机器人价格最低也要1.5万元,而这也是许多人形机器人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

2012年,周剑成立了深圳优必选科技公司,决定死磕“舵机”的成本,解决机器人“关节”扭动的问题。原以为砸个几百万就能做出点东西来,没想到一晃五年,几千万都进去了。尽管后来,周剑将舵机的成本降低到了几千元,但偏偏这时,大量的研发成本,差点让厂里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当时我卖了三套房子,当时的价值是在2500万到3000万。”回忆起过去,周剑感慨万千,“坦白讲,我想过失败,因为我当时确实骑虎难下。”

周剑告诉吴婷,卖房子的当晚,他曾经悄悄的哭过。显然,那几年,他经历过难堪和痛苦的生活,感受过“最苦寒江似酒,将人醉过深秋”的绝望。但好在随后,转机终于来了,“2013年,我卖掉了最后一套房子,但也就到2013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拿到第一笔投资。”

2013年,比亚迪创始人和清华力合以1000万投资入股。而舵机显然是投资方最为看重的一点,“有了很好的舵机,机器人的运动能力就会非常强。”真成基金管理合伙人李剑威,对优必选的硬件优势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正是由于这一硬件的优秀性能,在随后给周剑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一夜成名

2015年是周剑的幸运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春晚,给他的产品打了一次最大的广告。

农历猴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在万众红包与朦胧睡意中,全国观众迎来了全场的第一个高潮——机器人共舞《冲上云霄》。参与演出的机器人是深圳优必选公司的Alpha1S。540个机器人,4个方阵,呆萌的双眼,伴随着“冲冲冲,冲向世界的颠覆”的音乐律动,机器人高举双臂,随即倒转而立,双腿挥向空中。

所有的机器人都是通过优必选的“舵机”来控制各个关节,按时间顺序向不同的角度移动。尽管现场共540台机器人,实际准备的数量是720台,涉及加工的机器人数量超过1000台。优必选必需保证,这些机器人之间的同步误差要达到了毫秒级别。

这是Alpha1S第一次在千家万户前亮相,不容半点差错。当天,周剑一直守在深圳的电视机前忐忑不安,但好在结果顺遂人意。2016年2月7日晚,在克服了充电、信号覆盖、动作同步、间距小等问题后,在孙楠的歌声中,所有机器人毫秒不差地完成了所有编程动作。表演一结束,5分钟之内,一篇叫做《国产机器人优必选亮相春晚》的帖子立即刷爆朋友圈。“春晚机器人”立即冲上了百度热搜榜。

在这个以江湖争斗为最大看点的世界里,优必选一战成名。2015年,优必选的估值还只是3亿美金。一年后便高达40亿美金,而周剑也一跃成为中国机器人产业最为风光强势的角色之一。

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人气飙升,无疑会给企业带来销量和订单。但人气带来回报的同时,也会带来纷争。

打开互联网,会发现在猴年春晚大放异彩的机器人Alpha1S官网定价仅为2999元。对于这样的一款产品,有人质疑,技术含量到底能有几何?有业内人士对优必选的产品表示不屑,称这款曝得大名的Alpha 1S只是一个集成度比较高,功能比较丰富的人形玩具罢了。甚至有人对优必选的商业价值提出质疑:“很难把一个会跳舞的机器人,归纳成一个纯人工智能公司,它能解决了什么问题呢?”

在采访中,吴婷也向周剑抛出了这些尖锐的质疑,但他并未急着辩解,而是给我们算了一笔账:2014年,优必选的销售额仅为190万元人民币,但在2017年这一数字将蹿升到大约12到15亿,而为公司创收立下汗马功劳的,正是被外界诟病为“低科技含量玩具”的Jimu与Alpha 1S这几款产品。

“销量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周剑的思路很清晰,“我很清楚,我今天做的事情并不是完全奔着我的梦想去的,只是让我的COO养CTO。”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未来

优必选的产品尽管高毛利,但净利润并不高,因为周剑将每年营收的45%都投入了研发,他并不满足于仅仅做一个机器人公司,他一直希望,优必选能够跨越机器人“软”、“硬”件之间的结界,打造一个类似于苹果商店的生态圈,为此,一方面他与科大讯飞在语音交互方面开展合作,一方面搞独立研发,布局图像识别,计划将2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投入到机器人视觉领域。“在双足机器人这块,机器视觉这块,我们布置的比较早。”说这话的周剑,已隐约透露出他对未来的野心,“对我而言,销售额的意义已经不单是我卖一台机器人要赚多少钱,而是这个机器人背后带来的大量的数据。这个才会让我们成为未来一家顶尖的公司。”谈起宏观战略上,周剑收起笑脸,眉宇间露出坚决。

聊起未来,周剑总是滔滔不绝,当采访最后,吴婷与他聊起他的终极梦想,他才松弛下来,双手抱在脑后,脸上露出神往的笑容,“我的最终目标要造出真正的大型双足机器人,未来,人机交互的消费中心一定是人形机器人。”在未来,人形机器人会被融入家庭被视为家庭成员,大家坦承交流、而终有一天,优必选的人形机器人将在运动控制和人工智能上将无限接近人。

“那你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呢?”

“那个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周剑直起身子,灿然一笑,对未来,他总有一种强大的信念,因为创业五年内,他一再重复经历着不断摸索、不断跌倒,再爬起来挺过去的过程,在每一个深夜,他一再在心底对自己重复一句话——

不要问这个东西是不是方向,如果我决定是方向,那这个方向就一定会到来。

(文/王小坤)

< The end >

《我有嘉宾》每周一晚23:30,锁定广东卫视,等你来看!为你带来深夜的思考,下周一(10月30号)吴婷对话凯叔讲故事创始人王凯,剧照先来po一张↓↓↓,下周见咯~

“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牛逼公司,不是全球第一个不值得我敬佩”

所属类别: 我有嘉宾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合作支持     加入我们      意见反馈      免责声明                    ©2016 嘉宾传媒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86053号-1